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古代傳記

武王問太公-善者以勝,不善者以亡

武王問太公說:「領兵深入敵國境內,突然與敵遭遇,敵軍人數眾多而 且勇猛凶狠,並以武沖大戰車和驍勇的騎兵包圍我左右兩翼。 我全軍震恐, 紛紛逃跑,不可阻止。對此應該怎麼辦?」 太公答道:「這樣的軍隊叫做敗兵。 善於用兵的人,可以因此而取勝; 不善…

武王問太公-與敵林中之戰

武王問太公說:「率軍深入敵國境內,遇到森林地,與敵人各佔森林一 部相對峙。我要防禦就能穩固,進攻就能取勝,應該怎麼辦?」 大公答道:「將我軍部署為衝陣,配置在便於作戰的地方,弓弩布設在 外層,戟盾布設在裡層,斬除草木,廣開道路,以便於我軍戰鬥…

武王問太公-敵眾我寡

武王問太公說:「領兵深入敵國境內,與敵軍突擊部隊正面接觸,敵眾 我寡,敵強我弱,而敵人又利用夜暗掩護前來攻擊,或攻我左翼,或攻我右 翼,使我全軍震恐。 我想進攻能夠取勝,防禦能夠穩固,應該怎麼辦?」 太公答道:「這樣的敵人叫做震寇。 對付這樣的…

武王問太公-斥候懈怠,士卒不戒,敵人夜來

武王問太公說:「率軍深入敵國境內,敵我雙方兵力相當,適值嚴寒或 酷暑,或者日夜大雨,十天不止,造成溝塹營壘全部毀壞,山險要隘不能守 備,偵察哨兵麻痺懈怠,士兵疏於戒備,這時,做人乘夜前來襲擊,三軍皆 無準備,官兵疑惑混亂,對此應該怎麼辦?」 …

武王問太公-欲守則不可久

武王問太公說:「領兵深人敵國境年,與敵軍對峙相守,這時敵人截斷 了我軍的糧道,並迂迴到我軍後方,從前後兩方面夾擊我軍。 我想戰恐怕不 能取勝,我要防守又不能待久。 這該怎麼辦?」 太公答道:「凡是深入敵國境內作戰,必須察明地理形勢,務必佔據控 …

武王問太公-守險與攻城

武王問太公說:「我軍乘勝深入敵國,佔領其土地,但還有大城未能攻 下,而敵人城外另有一支部隊固守險要地形與我軍相峙。 我想圍攻城池,又 恐怕其城外部隊淬然向我發起攻擊,與城內守敵裡應外合,對我形成兩面夾 擊之勢,以致我全 軍大亂,官兵恐懼震駭。 …

武王問太公-何以知敵虛實

武王問太公說:「怎樣才能知道敵人營壘的虛實和敵軍來來去去的調動 情況呢?」 太公答道:「將帥必須上知天時的逆順,下知地理的險易,中知人事的 得失。 登高下望,以觀察敵情的變化;從遠處眺望敵人的營壘,就可知道其 內部的虛實; 觀察敵士兵的動態,就…

武王問太公-敵人深入長驅

武王問太公說:「敵人長驅直入,侵掠我土地,搶奪我牛馬,敵人大軍 蜂湧而來,迫近我城下。我軍士卒大為恐懼,民眾被拘禁成為俘虜。 在這種 情況下,我想進行防守能夠穩固,進行戰鬥能夠取勝,該怎麼辦?」 太公答道:「像這類敵軍,叫做突襲性的敵軍。它的…

武王問太公-引兵深入

武王問太公說:「領兵深入敵國境內,與敵軍隔河對峙,敵人資材充足, 兵力眾多,我軍資材貧乏,兵力寡少。 我想渡河進攻,卻無力前進;我想拖 延時日,又缺乏糧食。 而且我軍處於荒蕪貧瘠的鹽鹼之地,附近既沒有城邑 又沒有草木,軍隊無處可以掠取物資,牛馬…

武王問太公-以少擊眾

武王問太公說:「我要以少擊眾,以弱擊強,應該怎麼辦呢?」 太公答道:「要以少擊眾,必須利用日暮,把軍隊埋伏在深草叢生的地 帶,在險隘的道路上截擊敵人。 要以弱擊強,必須得到大國的協助,鄰國的 支援。」 武王問:「如果我方沒有深草地帶可供設伏,又…

武王問太公-用兵之要

武王問太公說:「用兵的重要原則,就是必須有強大的戰車和驍勇的騎 兵,能夠衝鋒陷陣的突擊部隊,發現敵人有可乘之機就發起攻擊。 那麼,究 竟什麼樣的時機可以發起攻擊呢?」 太公答道:「要攻擊敵人,應當詳細察明不利於敵人的十四種情況。 這 些情況一旦…

武王問太公-練十之道

武王問太公說:「選編士卒的辦法應是怎樣的?」 太公答道:「把軍隊中勇氣超人、不怕犧牲、不怕負傷的人,編為一隊, 叫冒刃之士; 把銳氣旺盛、年輕壯勇、強橫凶暴的人,編為一隊,叫陷陣之 士; 把體態奇異,善用長劍,步履穩健、動作整齊的,編為一隊,叫…

武王問大公-車與步卒戰

武王問太公說:「用戰車同步兵作戰,一輛戰車能抵擋幾名步兵? 幾名 步兵能抵擋一輛戰車? 用騎兵同步兵作戰,一名騎兵能抵擋幾名步兵? 幾名 步兵能抵抗一名騎兵? 用戰車同騎兵作戰,一輛戰車能抵擋幾名騎兵? 幾名 騎兵能抵擋一輛戰車?」 太公回答道:「…

李山龍

唐代的李山龍是馮翊人,為左監門校尉。 武德年中,突然死去而心還不涼。 家裡人不忍心入殮。 到了七天而甦醒過來。 自己說,他剛死的時候,看見被收錄到一個官署。 官署很寬大,庭前有幾千個囚犯,都帶著枷鎖刑械,都面向北立著。 官吏將山龍帶到庭前。 廳上…

趙泰

趙泰字文和,清河貝丘人。 官府徵召不去就職。 精心鑽研典籍,在鄉黨中聞名,年齡三十五歲。 太始五年七月十三日半夜,忽然心痛而死,心上稍溫,身體能屈能伸,屍體放了十天突然喘氣聲象雷鳴一樣從咽喉中發出。 眼睛睜開,要水喝,喝完就起來了。 他說他剛死…

張法義

貞觀十一年,入華山砍柴。 看見一個和尚坐在巖邊的洞穴中,法義靠近和他說話。 不覺天黑不能回。 和尚於是擺設松柏末,來讓他吃,並對法義說:「貧道很久不想讓外人知道,你出去,不要和別人說和我相見,因為說俗人的事有很多受連累,死後都是受罪的道,誠心…

董青建

齊朝的董青建,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叫賢明,建元年初,做越騎校尉。 起初青建的母親宋氏,懷著青建時,夢見有人告訴她說:「你一定生男孩,身上有青痣,可取名為青建。」 等生下來果真像說的那樣,就取了名。 舉止言談文雅,性情寬厚溫和,家人從未看見他…

陳安居

宋朝陳安居,是襄陽縣人,伯父年少事奉巫俗。 鼓舞祭祀,神像滿屋。他的父親獨敬信釋法。 常常自己齋戒。伯父沒有兒子,把安居做為繼承人。 安居雖然住在伯父家,而言行謹慎,廢絕一切非禮祭祀。 忽然得病發狂。 就唱神之曲子,迷悶而不正常,像這樣整一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