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靈異

連褲襪之謎

清晨時分,退休工人老秦和往常一樣騎著自行車,去近郊的池塘邊練太極拳。這時已經是初夏,幾個套路下來,老秦的額頭就見了汗。他站在池塘邊做深呼吸,正想唱幾句京劇,忽然看到水面上漂來一團東西。老秦好奇心起,撿了根長樹枝,等那東西漂到近前鉤住了它,…

偷情記之閱覽室

小彭是我們單位閱覽室的管理員。我們是佔地一百餘畝的成人學校,閱覽室在主教學樓的一層,打通了的兩個大開間,約二百平方米。我聽到消息趕到校醫所時,小彭還說不出話來,她雙目失神,臉色慘白,不斷有細密的汗珠從額頭滲出來。校圖書館的陳館長在安慰她,…

改碑文

李相文很傷心。 妻子去世已經三個月了。他依然在後悔,後悔那天晚上不該讓她出去為得病的自己去買藥,跑了大半個市區,回來後不久就因為淋了雨而病倒了,病得把生命也賠了進去。悔恨和思念像一條毒蛇一樣糾纏在他心裡。 離開傷心地這麼久,他想去妻子的墓看…

紅書包

有的時候一件很不起眼的拋棄物也會有它自己神秘的背後,一但將它們撿起,也許就會與一斷鮮為人知的故事發生聯。如果只是失物認領也沒什麼,但如果是下面這類...... 風力又加強了少許,原本蔚藍晴朗的天空不知什麼時候換上了一張土灰色的臉譜,大樹依舊挺直了…

停屍房

一直與醫院有緣,雖然這是一句不吉利的話,可我還是要說,因為這是事實! 母親一年不到進這所甲等醫院做了兩次手術,醫生、護士甚至連打雜的職工都對我們兩母女很熟悉了!可我一直就有一個怪怪的念頭——很想知道醫院的停屍房在哪?很偶然的一次,我問醫院裡的…

校規

文是某師範大學文學院中文系的一名學生。 這是一所很出名的大學,坐落在一座很有古文化意韻的山上。名校依托名山,名山襯出名校。特別是文學院的教學樓,木板木窗木建築,雖舊但充滿了古色古香的味道,前面還有一個樟圓,古樹鮮花相映,相得益彰。 文是文學…

女生宿舍

據說,在某座大學女生宿舍樓的洗手間裡,曾經有位女生上吊自殺。 據說,這棟宿舍的很多女生夜裡上廁所時,都曾經看見一位穿白衣的女孩。 傳說中的這間洗手間,是很老式的那種,從正門進去,是一個幾平方米的小房間,裡面有一條長長的水槽,水槽上有七八個水…

十個鬼故事

(1)鬼魂索命 從前有一個人,他有一個女朋友。他比世界上任何一個人都愛她。 可是有一天,他女朋友無情的離開了他,甚至連一個理由都沒給他。 看著自己的女朋友被別人挽著手逛街,他痛不欲生,失去了理智。終於有一天他把女朋友殺了。 本來他打算殺了她以…

星期五的五號床

陳醫師照顧的五號病床,死了人。 在外科病房,病人死了自不是什麼新鮮事,奇異的是五號病床的病患,病況正逐漸好轉,根據總醫師的估計,大概不需兩天,病人的意識就會清醒起來。立時陳醫師就為自己的疏失挨上了總醫師好一頓臭罵。 在陳醫師尚未來得及以科學…

千萬不要扒蛇皮

那時我上初三,夏天放暑假,我到奶奶家玩,當時正是中午,突然小叔在外面喊「快來看,我抓住了一條大蛇,大家聞聲奔了出去,看見小叔用木棍壓住了一條長月1米多的蛇,蛇身呈黃褐色,三角腦袋還吐著信子,兩隻濁綠的眼睛怨恨的盯著眾人,很恐怖!奶奶讓小叔把…

月夜鬼敲門

月圓之夜,她來了。看到時,你千萬不要和她說話,否則…… 前幾天剛般了家。以前住的地方太貴,所以重新找了個房子,一室一廳,裝修得挺好,租金也便宜,一個月才四百塊錢,帶傢俱的。我慶幸天上真給我掉餡餅了。 我住五樓,501室。搬來好幾天都沒見過樓下的鄰…

照片上的人

長途車在一條山路上唱著和傻B光頭嗓門差不多的歌,一路崎嶇地行駛在陌生的山林間,這是一個我從未來過的地方,叫興山。據說是王昭君的故鄉,想必有著養育美女的好風水,養出了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也養出了師大95級校花黃薇。 我下了火車轉汽車長途跋涉來…

高校驚魂

這次恐怖的旅程,只有三天四夜,我用筆記錄著它的發生,也是三天四夜…… 第一夜 一個昏暗的下午,高考分數線下來了,自己那可憐的分數與本科專科遙不可及。但是母親還是很希望我能成才,所以就替我報了一所民辦大學。 這所民辦大學據說在濟南市,根本不需要什…

面色誘人

小時候,鄉下的風景是很誘人的。我尤其喜歡環繞著池塘的白色蘆葦,脆脆而光潔的干長著輕盈的羽毛,微風扶過,如白皚皚的煙。 和奶奶一起住,看蘆葦,看炊煙,看悠長的叫賣,看門前的梨花星星點點。 我不記得這個事件發生的具體季節,待我22歲的時候我稱為事…

崔紹

崔紹是博陵王崔玄暐的曾孫子。崔紹的祖父叫崔武,曾在桂林作官。父親崔直,元和初年也在南海作官,曾被郡裡任命到端州做官。崔直為政清廉,生活過得很清苦,從不聚斂貪財。所得薪俸除了養家餬口,就都周濟了困難的親朋。他在郡裡呆了一年多,因為得了中風病…

浴室窗外的臉

剛上學不久的一天晚上,我和一個好友健身結束後去學校的浴室洗澡,浴室裡一共只有五個人。 洗了一會,聽一聲尖叫,一個女孩子捂著上身蹲在地上。我們看過去。那女孩指著窗戶說,那裡有人看。我從窗下面的位置走出來,那裡沒有人。只有月亮靜靜地亮著。大家說…

午夜樓廊

我家住在九樓,有一段時間樓洞裡的燈壞了,每逢半夜下班回家,我都要摸黑走完這一百多級台階。 夜班總是要上的,每個月份我都有十幾天是在午夜後行走在這漆黑樓廊裡,我曾經買了燈安上,但無濟於事。我懷疑是線路有問題。有鄰居建議我弄個手電筒,或帶個蠟燭…

包子鋪

烏合鎮的名氣近幾年突然大了起來。原因好像有兩個:一是鎮郊區的荒地中接連發掘出明代古屍,一是小鎮上開了家特別風味的包子鋪。 烏合鎮的包子鋪由一家林姓人家開的,名叫「包子林」。小店生意竟然出奇地好,吃了包子的人都好像著迷似的,過兩三天就要回來再…

井底的秘密

記得小時候,村裡沒有自來水,全家人吃的用的水全都要到半里外的一眼大井裡去挑。所以每天清晨,我都會一大早起來,背上我的小竹筒,跟隨父親踏上青石板上的露珠兒去村口擔水。 守在井邊的人很多,往往要排上一個長隊,人們就在相互問候中打發時光,有說有笑…

狄惟謙

唐武宗會昌年間,北都晉陽縣令狄惟謙,是狄仁傑的後代,為官清廉,忠於職守,不畏強暴。所轄境內,從春到夏烈日炎炎,出現了旱災,數百里農田的莊稼全部乾枯壞死,到晉祠裡祈禱請雨又毫無反應。當時有個郭天師,就是并州的一個女巫。她自小攻習符菉之術,經…

山精

吳時天門有個叫張蓋的人,冬天與同村人一起去打獵。看見大樹下有一個蓬草搭成的小屋,好像是供睡覺休息的地方,但是沒有煙火。過了一會兒,見到一個人,身高有七尺,身上長毛而不穿衣了,背著幾頭死猿。張蓋和他說話,沒有回應。因此把他帶了回去,關在一間…

張珽

鹹通末年,張珽從徐地到長安去,走到一個菜園東邊,當時他正在一棵大樹下。不一會兒,有三個書生相繼而來,圍坐在一起,張珽就問他們各叫什麼名字。一個說:「我是李特。」一個說:「我是王象之。」第三個說:「我是黃真。」三個人都說:「我們三人都從汴水…

水銀

大歷年間,有個姓呂的書生,從會稽的上虞尉調集到京城。不久他便僑居永崇裡。曾經有一個晚上,他與幾個朋友在家中聚餐。吃完飯將要就寢的時候,頃刻之間出現了一個老女人,面容與衣服都很潔白,身高二尺左右。她是從屋子的北邊旮旯裡出現的,緩步走來,樣子…

奪命車

天沉沉地黑下來。 五彩繽紛的城市在遠方閃爍,那星星點點的燈火後面,藏著很多溫馨和骯髒的 事件。而潘萄被拋棄了,她無所事事,一個人在夜路上溜躂。 這裡是郊區農村,離她租的房子不遠。沒有人到這裡來,只有路旁的梧桐樹嘩 啦嘩啦響,顯得有些荒涼。 潘萄…

古銅鏡子

張家堡的土路總是窪的要命,尤其是下雨天,那一深一淺的,不知傷過多少人。堡裡二驢子,這個不悟正業的,就喜歡掙這錢,每每一有雨水下,那窪地裡總能看見他的身影,幫人拉拉車,幹幹那沒出息的昧心活兒。 這天雨下的正大,打老遠兒二驢子就看見一個收破爛的…

鬼故事

永隆祀在城南外二十幾公里處,非常非常難找。如果找得到就會發現那祀佔地不小,風景也好。本來祀周圍住著很多鄉民。我曾經也去過那裡,四周的鄉民都很樸素,也非常熱情好客,他們拿最好的請你吃,到頭來不但不收錢,反而在你離開之前還一包包的把當地的特產…

陸法和

陸法和隱居在江陵的百里洲。衣食住行等生活方式都與出家修道的人相同,自稱居士,不到城市裡去,面容神色總是一個樣兒,毫無喜怒哀樂的變化,誰也猜不透他的心理活動和感情變化。侯景剛剛投降了梁國,法和對南郡朱元英說:「貧道我應當與施主共同打擊侯景,…

鬼淚

一陣風愛上我,那天晚上,一個夢捎這個消息給我,此後,身邊多了一陣風,他很乖,也很聽話,我意把手伸入他的體內,我發現,原來氣旋的中心最平靜,最安全。 他總是跟著我,喜歡調皮的捲動我的頭髮,但只有我知道,這風卻永不能吹入我的心,因為我愛上了一座…

陽武侯

陽武侯薛祿,膠東薛家島人,父親薛公家境貧寒,替地主家放牛。地主家有一荒田,薛公放牧田中,見一蛇一兔於荒草間搏鬥,心中驚異,於是跟地主商量,求他將荒田賜給自己,地主答應了,薛公便在此處建了一間茅屋。 爾後數年,薛妻臨盆,適逢天降大雨,兩名指揮…

屍變

老陸是個蹬三輪車的。 老陸是哪年來到這個小縣城的,恐怕連他自己也不記得了,只知道他蹬三輪車大概有十來年了吧。 老陸大約四十出頭,身強體壯,不過,他沒有老婆孩子,只孤身一人。 但他一點也不在乎,他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就是「一人吃飽全家不餓。」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