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夜鄰

自己一個人搬到這個地方,圖的是為了上班方便,我在一家公司當信息員,每天只上半天班,這樣一個月的薪水自然不會多,可是,為了我的另一份工作---兼職寫作,只能說這樣的安排是最好的.
剛剛搬來的時候,這一層樓只有我一戶人家,記得房東說:前幾戶租戶都到約了,我沒有跟他們續約,因為他們經常帶著一些不三不四的人來這套房間裡面,搞得我其他的房客都搬走了.希望你不要跟他們一個樣子,我是看你一個女孩子,斯斯文文的,才租給你的.....
是是是,您放心,我不會的.我的家人都在深圳,我一個月要回深圳兩次,這兒只是提供給我一個休息的場所,所以您請放心,而且我在廣州也沒有什麼朋友的.
陪著笑臉,謙卑的說著好話,小心翼翼的把房東大人給送出大門,看著他按了電梯下樓之後,回轉屋內,關上大門.長長的吐了一口氣.好煩的房東呀.不過看在這二室一廳的房子一個月才租給我七百元,而且各種傢俬都齊全的份上,就忍了吧.
打開主人房,好大一個落地窗就在眼前,哇!好漂亮呀!一眼看過去,廣州的夜景盡在眼前呈現.一時,靈感大現,坐在陽台的桌子邊,落筆萬千.
晚上,睡在鬆軟的大床上,陷入香甜的夢鄉,隱隱聽到隔壁傳來陣陣抽泣聲,疑是在夢中,未睬,翻個身,繼續埋頭大睡.
第二天下午,隨著"叮"的一聲,嘴裡邊哼著歌,邊抱著在超市裡採購來的各種生活必需品,向著我的房間走去.經過"913"房時,咦,怎麼這間房門洞開著,一看,工人正在進進出出的忙著搬傢俱著.哦,搬來鄰居了.搖搖頭,打開"915"的房門,進入自己的個人世界中.
開著音樂,光著腳,站在廚房裡為自己做一個鮮魚粥,慰勞慰勞自己吧.
"叮咚!叮咚!"
奇怪,會是誰來了?不會又是房東吧!天呀!那個房東實在太煩了.怕怕.
打開門,一張陌生的中年男子的臉出現在眼前.
"你好!"他微微笑著向我打了聲招呼.
"你好!有什麼事嗎?我暫時不需要任何東西!"禮貌的回了一聲,原來是推銷員啊.只要不是那個房東,任何人本小姐都應付得來.
"呃?哦!我想你搞錯了,我是新搬來的,我想問一下你,不知道你有沒有錘子?我們的不知道放在哪裡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漲紅了臉,大張著小嘴.我糗得恨著地上為何沒有一個大洞好讓我鑽進去呢?
"給,你慢慢用,我不急著用.拿了錘子,遞給這個新來的鄰居,不等對方向我道謝,急忙關上門.呼~~~~~~長吐一口氣,拍拍發紅的臉蛋,笨~暗罵了自己一句之後,繼續祭拜五臟廟的光榮任務.
午夜,隔壁又傳來一陣低低的欽泣聲,伴隨著低沉的男中音在勸慰著.唉!這新來的鄰居精力可真好,半夜吵架?真討厭!嘟嚅了一聲,把自己完全埋入枕內,繼續我的千秋大夢.
此後的幾天,總是不見隔壁鄰居的出入,真是奇怪,也許他們上班的作息時間和我不同吧.反正這個社會各人自掃門前雪,莫管他人房中事.
每回的午夜總是會莫名其妙的醒來,然後聽到一陣陣古怪的哭聲,那幽幽的哭泣聲,迴盪在我這八十平米的空間內,似有若無的總是往耳朵裡鑽.
星期六,輪休,下午三點,在確信一天都未見隔壁的鄰居出入的情況下,敲響了"913"的房門.
許久,才見有人來應門.是那天的中年男子.
"嗯!你好!我是隔壁的,呃,這個我想要來拿回我的錘子,我要釘一幅畫."多麼高明的借口啊.下一步就是藉機進入對方的房間一探究竟,以便滿足我的好奇心.
"好!你進來拿吧,我們搬來這麼久了,也一直沒有時間請*小姐來坐一坐,每天都吵得你睡不著,真是不好意思."他臉上帶著一絲古怪的笑容.
不是吧,他竟然知道本小姐的姓名?真是奇怪,可能是看到樓下信箱上的名牌了吧.這樣倒好,省得我再找借口進他們的房間 .
"不好意思,打擾你了."怯怯的走進他們的房間.
"哇!"這是一間全部以中國紅為色調佈置的房間 .我一直喜歡中國紅,只是當面對這樣一個整間屋子都以中國紅為佈置基色的房子時,突然覺得一種恐怖的感覺悄然沁上心頭.
"*小姐,我知道你一直都很疑惑,為什麼我們從來都不走出這間大門.還有每天晚上都吵得你半夜醒來,很不好意思,我們一直都想要找一個適當的機會告訴你事情的真相,可是一直不知道該如何開口才好.既然你今天上門來找我們,我就把一切都告訴你吧."
"好吧.我一直都想知道的是,為什麼每天到了半夜,就聽見你們的房子裡面有哭泣聲,我覺得很奇怪,如果有什麼事情我可以幫得上忙的話,請儘管開口好了.反正大家都是鄰居來的."
"其實我們確實是有事想要請你幫忙的,既然你這樣子說了,我就先謝謝你好了."
"煙兒~~~~~~`你出來吧,來謝謝*小姐,她已經答應幫你的忙了."
"慢慢慢~~~~~~~~你們到底要我幫什麼忙呀?還有這個煙兒又是誰?是你的夫人嗎?......"
"*小姐,你放心,這件事情很簡單的,我們只是要你幫一個小小的忙罷了.煙兒是我的女兒.你放心事情很快就會過去的."
"謝謝你了,*小姐,"
身後傳來一陣幽幽的女音.
我艱難的回過頭去,"哇!"我的媽呀,我只看到滿面的傷痕,大大小小的佈滿著這一張年輕的女子的臉上.
在昏過去之際,隱隱聽到"*小姐,謝謝你願意跟我換臉,我沒有被大火燒死之前的容貌和你長得一模一樣,更難得的是,你也住在'915'房,你放心,天亮了,你就醒了."......
燦爛的陽光透過落地窗灑滿一屋,緩慢的睜開眼,一看,自己躺在床上,睡得很是香甜,難道昨天的一切都是夢?
想起昏迷前聽到的話,趕緊伸出雙手捏捏自己的臉蛋,吁,好在,臉蛋還是光光滑滑的.跳下床,衝進浴室,面對著鏡子,鏡中的我還是唇紅齒白一妙齡女子,好加在,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阿彌陀佛,佛祖保佑.
明天就搬走,這兒太奇怪了.
"叮咚~~~~~~叮咚~~~~~~~~~~~~"悅耳的門鈴聲陣陣傳來.拖著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邁向大門,輕輕的打開一看......
"你好!我們是新搬來的913房住客,從今天起大家就是鄰居了,請多關照."聽聲音還是一個年輕的小女子.只是她的頭垂得低低的,
"你好,我姓*,以後有什麼事情可以找我幫忙."熱情的我死性不改的又向陌生人隨便承諾了.
"那好,就先謝謝了."終於,她抬起頭來了,?????????????怎麼回事?這個人長得好面熟哦!就好像天天都在哪裡見過似的.是在哪裡呢?我想著想著,這時落地窗外的陽光折射進寬敞的大廳,哦!她長得不就和我一模一樣嗎?
咚!在摔倒陷入黑暗之前,聽到新來的芳鄰的尖叫聲"小姐,小姐,你怎麼了?".............  

http://adcenter.conn.tw/oeya_ad.php?key=4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