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死亡之地

在世界上一些人跡罕到的地方,隱伏著不少令人談虎色變、不寒而慄的死亡之地。

中國雲南騰沖縣的迪石鄉,有一個「扯萑泉」,此泉是個土塘子,面積不大,泉水充盈,表面看來一切正常,但它有股毒性,不但能扯下天上飛禽,還能扯死2、3千克重的大鴨子。鳥兒一旦飛臨泉塘上空,就掉地死亡;走獸誤飲泉水,便一命嗚呼。有人前去觀奇獵異,好久不見鳥兒飛過,便向農家買來鴨子作試驗,只見鴨子哀叫幾聲,掙扎著漂浮2、3分鐘,就不再動彈了。

印尼爪哇島上的死亡之洞,位於一個山谷中,共有6個龐大的山洞組成。據說不論是人,還是動物,只要站在距沿口6~7米遠的範圍內,就會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吸進去,一旦被吸住,就是使出渾身解數也無法脫身,洞口附近已堆滿了動物和人的屍骨殘骸。死亡洞為何有生擒人獸的絕招?被它吸住的人和動物是慢慢餓死,還是中毒而死?至今無人能回答得出。

澳大利亞昆士蘭州北部庫克敦以南數公里的公路旁,有一座神秘的山,山峰呈黑色,幾乎沒有土壤,很少有植物生存,因此被人稱為黑山。這座山不僅因其顏色而有不祥之兆,而且傳說山上地道、洞穴比比皆是。經常有大批的蝙蝠出沒活動,還有長達5米多,如人的大腿粗的巨蛇大蟒。當地土著居民都對這座山懷有無比的恐懼,無人敢輕易涉足和攀登。1977年,曾有一個名叫格雷諾的男子騎馬尋找迷路的牛來到山下,他不聽人們的勸告,強行闖入山中,結果一去不返。後來又有一個警察追趕逃犯,雙雙進入山中,也都失去蹤跡。

美國加州和內華達州毗鄰地帶,有一個死亡谷,長225千米,寬6.26千米,面積1408平方公里,兩側懸崖峭壁,險象環生。1849年,一支由48人組成的尋找金礦的勘探隊來到這裡,結果無一生還。後來又有不少人前去探險,結果均遭不測。令人難以理解的是,這個被死神統治的地方,竟是飛禽走獸的「極樂世界」。據初步統計,這裡繁衍著230多種鳥類、19種蛇類、17種蜥蜴、1500多頭野驢,還有各種各樣、光怪陸離、多如牛毛的昆蟲。究竟是什麼原因會威脅人的生命、卻不傷害這些飛禽走獸,人們至今迷惑不解。

有趣的是,意大利那不勒斯與瓦維爾諾湖附近也有2個死亡谷,它們與美國的死亡谷恰好相反,它們不會危害人類的生命,卻經常威脅飛禽走獸的生存。據人們統計,在這2個谷地中,每年死於非命的各種動物多達360多頭。至今,人們仍無法解釋它們的死因。

然而,更令人稱奇的,要數距「上帝的聖潭」僅40公里的巴羅莫角,這個錐形半島被人們稱為「死亡之角」。該島的錐形底部連接著湖岸,大約有3公里長。這裡人跡罕至。直到20世紀初,因紐特人亞科遜父子前往帕爾斯奇湖西北部捕捉北極熊。當時那裡已經天寒地凍,小亞科遜首先看見了巴羅莫角,又看見一頭北極熊笨拙地從冰上爬到島上,小亞科遜高興極了,搶先向小島跑去,父親見兒子跑了,緊緊跟在後面也向島上跑去。哪知小亞科遜剛一上島便大聲叫喊,叫父親不要上島。亞科遜感到很納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但他從兒子的語氣中感覺到了恐懼和危險。他以為島上有兇猛的野獸或者有土著居民,所以不敢貿然上島。他等了許久,仍不見兒子出來,便跑回去搬救兵,一會兒就找來了6個身強力壯的中青年人,只有一個叫巴羅莫的沒有上島,其餘人全都上島去尋找小亞科遜了,只是上島找人的人全找得沒了影兒,從此消失了。巴羅莫獨自一人回去了,他遭到了包括死者家屬在內的所有人的指責和唾罵。從此人們將這個死亡之角稱為「巴羅莫角」。再也沒有人敢去那島了。

幾十年過去了,在1934年7月的一天,有幾個手拿槍支的法裔加拿大人,立志要勇闖奪命島,他們又一次登上巴羅莫角,準備探尋個究竟。他們在因紐特人的注視下上了島,隨之聽到幾聲慘叫,這幾個法裔加拿大人像變戲法一樣被蒸發掉了。這一場悲劇,引起了帕爾斯奇湖地區土著移民的極度恐慌,有人乾脆遷往他鄉去了。沒有搬走的居民發現,只要不進入巴羅莫角,就不會有危險。

1972年,美國職業拳擊家特雷霍特、探險家諾克斯維爾以及默裡迪恩拉夫婦共4人前往巴羅莫角。諾克斯維爾堅信,沒有他不敢去的地方,沒有他解不開的謎。於是在這年4月4日,他們來到了「死亡角」的陸地邊緣地帶,並且在此駐紮10天,目的是觀察島上的動靜。默裡迪恩拉夫人是愛達華州有名的電視台節目主持人。她拍攝了許多島上的照片,從照片上可以看見許多兔子、鼠、松雞等動物,而且島上樹木叢生,鬱鬱蔥蔥,絲毫看不出它的凶險之處。因此,諾克斯維爾認為「死亡角」一定是當地居民杜撰出來或是他們的圖騰與禁忌而已。直到4月14日,他們開始小心地向「死亡角」接近,以免遭受不必要的威脅。拳擊手特雷霍特第一個走進巴羅莫角,諾克斯維爾緊隨其後,默裡迪恩拉夫人走在最後,他們呈縱隊每人間隔1.5米左右,慢慢深入腹地。一路上他們小心翼翼,走了不久,就看見了路上的一架白骨。默裡迪恩拉夫人後來回憶說:「諾克斯維爾叫了一聲:」這裡有白骨『,我一聽,就站住了,不由自主地向後退了兩步,我看見他蹲下去觀察白骨。而走在最前面的特雷霍特轉身想返回看個究竟,卻莫名其妙地站著不動了,並且驚慌地叫道:「快拉我一把。』而諾克斯維爾也大叫起來:」你們快離開這裡,我站不起來了,這地方好像有個磁盤。『「默裡迪恩拉說:」那裡就像幻片中的黑洞一樣,將特雷霍特緊緊地吸住了,無法掙脫,甚至絲毫也不能動彈。後來我就看見特雷霍特已經變了一個人,他的面部肌肉在萎縮,他張開嘴,卻發不出任何聲音,後來我才發現他的面部肌肉不是在萎縮,而是在消失。不到10分鐘,他就僅剩下一張皮蒙在骷髏上了,那情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沒多久,他的皮膚也隨之消失了。奇怪的是,在他的臉上骨骼上不能看見紅色的東西,就像被傳說中的吸血鬼吸盡了血肉一樣,然而他還是站立著的。諾克斯維爾也遭到了同樣的命運。我覺得這是一種移動的引力,也許會消失,也許會延伸,因此,我拉著妻子逃出來。「

1980年4月,美國著名的探險家組織———詹姆斯。亞森探險隊,前往巴羅莫角,在這16人中,有地質學家、地球物理學家、生物學專家,他們對磁場進行了鑒定,還對周圍附近的地質結構進行分析,沒有在巴羅莫角找到地磁證明。科學家認為,巴羅莫角與世界上其他幾個死亡谷極為相似。在這個長225千米,寬6.26千米的地帶,生活著各種生禽植物,而一旦人進入,就必死無疑。這次亞森探險隊的阿爾圖納,不顧眾人的反對,要做一個獻身的試驗。他在身上拴了一根保險帶和幾根繩子,又在全身夾了木板,然後視死如歸地走向巴羅莫角。他與同伴約定,只要他一發聲,大家就立即將他拖出險地。但這一次說來很怪,他一直走了近500米的路,也未發生危險,只是後來大家怕一齊陷入危險,導致無謂死亡,便將阿爾圖納強行拖了出來。儘管這次探險仍未能為這一奇怪現象找到答案,但這個試驗證明了當初默裡迪恩拉的推測,即巴羅莫角的引力是移動的,陣發的。這個試驗,為以後的考察工作至少提供了可資借鑒的經驗。阿爾圖納解釋說:「也許巴羅莫島上的野生動物就是憑經驗和本能掌握了這一規律,所以才得以逃離死亡,生存下來。」這當然也包括如美國內華達與加利福尼亞相連處的死亡谷,還有印度尼西亞爪哇島上的「死亡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