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吉卜賽女人

「吉卜賽人」這幾個字很能吸引人的注意。因為它使人馬上想到很多人物--梅裡美筆下的卡門、高龍巴;普希金筆下的茨岡;雨果筆下的愛斯米拉爾達;乃至墨西哥電影《葉塞妮婭》、印度電影《大篷車》……

  在世界文學的畫廊裡,吉卜賽女郎的肖像是那麼光華四射,她們作為一種熱情、純真、獷野的典型而受到人們的喜愛。

  在漠漠的草原上,一長列篷車在慢慢移動,永不停止的樂聲夾雜著嬰兒的啼哭,拉車的牛,前後奔跑的狗,骯髒的小孩,盛水的陶罐,花花綠綠的衣服和晾在車架上的尿布。

夜晚,野火在迷濛中閃爍,火星竄上蒼穹,男的躺在地上彈琴,女的赤著腳跳舞,在黑暗遼闊的草原上,散落著一對對情侶。……

  這是個多麼誘人想像、令人嚮往的民族!

  如今,我來到歐洲,我像渴望看到歐洲的油畫原作那樣,渴望看到吉卜賽女郎的「原作」。

但是令我惆悵的是,也一如我看到了那些油畫原作一樣,現代生活中的吉卜賽女郎使我失望和沮喪。

  在梵蒂岡古老的城垣下,站著三個吉卜賽女郎。穿著幾層花花綠綠的裙子,又臃腫又骯髒,一直拖到地上。

胸前的鈕扣沒有結上,露出微黑的身體(這是她們自由的習慣抑或是謀生的手段?),臉色黝黑,但並不完全是曬太陽的結果,加上了髒的成分。眉毛是濃黑的,眼睛也大,但絲毫沒有智慧的光采,卻是貪婪的神色。

亂糟糟的頭髮,包著一條也是髒的頭巾。

舉止遲滯,顯出沒有文明也沒有青春的體態。

當外國人經過時,她們就把他包圍起來,不讓他走,一面嘰哩呱啦地說話,意思是討錢,一面挨過身去,伸手在他身上摸;到了緊要關頭向他腮幫處親一下。

這個時候,我甚至想掉轉臉不看,——沒有一絲嬌嗔或嫵媚,明明是「給個錢吧」的緊張心情,卻要出賣親暱,令人難受。

沒有經驗的人遇到這種場合會很狼狽,當他終於逃脫之後,他會發現,錢包不見了。

如果他還有勇氣返回身去討還錢包,她們三個就一起大吵大嚷,又是撒賴又是恐嚇,還把身子不斷向他挨過來,她們希望他哪怕是動了她們一根毫毛,她們就處於更有利的地位。

最後,他只好無可奈何地溜走。——這就是我第一次在羅馬看到的「吉卜賽女郎」的原型。從此之後,我就再不渴望看到她們了。

但是在意大利很多城市中,還會偶然遇到她們,在服裝時髦和講究禮儀的社會裡,她們顯得很突出,我只能繼續看下去。

  在地鐵車用裡,乘客們都很安靜,誰也不說話,只聽到列車運行的風聲。車門打開,衝進來兩個十六、七歲的吉卜賽女郎。

這兩位妙齡少女旁若無人,一下子就跳上椅子,一屁股坐上椅子靠背,腳踩在座墊上,嘰嘰喳喳地說笑打鬧起來。

比手鐲還大的耳環晃來晃去,用手掀著寬大的裙子拂來拂去,一刻也不停。

或者把腳跨過另一邊椅子,或者兩個人一起滾下來,碰到乘客身上。

我想,她們身上倒有點卡門的影子。但乘客們紛紛收起報紙和雜誌,並不去看她們,整個車廂就好像只有她們倆一樣。

  「三街口噴泉」是遊客愛去的地方,那裡常常有一群十二、三歲的女孩子——未來的吉卜賽女郎。

有外國遊客來,她們就一擁而上,為首的一個拿著大紙盒舉到客人面煎要錢,紙盒擋住了他的視線,底下的孩子們就幹起那些勾當來。

當然錢包、眼鏡、鋼筆等都是她們的目標。

有一次這些小女郎撈不到什麼油水,乾脆撒起野來,一、二、三一起向一個外國人身上吐口水,或者把口水吐在自己烏黑的手上,然後衝過去往外國人身上抹。

她們還保留著靈活的野性。可憐的外國人既抓不到她們,也打不到她們。最後一氣之下,把滿是口水和爪痕的外套脫下來,扔了。

小壞蛋們又一擁而上,高高興興地撿起衣服走了。

  我不知道過去的吉卜賽人是不是這個樣子。

但我知道他們的足跡曾經踏遍整個歐洲。

當時,他們寄生在一個鬆散、混亂、生活進程相當緩慢的社會裡,不事莊稼,不進工廠,靠賣藝、占卜、求乞來過活,日子也還過得去。

那時還有人為她們的街頭表演捧場,有錢人也會在飽看了她們的姿色之後投給幾個小錢,或者伸出手掌讓她們看,然後聽她們的胡說八道。

當然,像梅裡美這樣的有識之士還寄以無限同情和欣賞。

然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結構逐漸嚴密了,生活步伐加快了,人們的精神狀態也變了,於是曾經使吉卜賽人如魚得水的世界開始變得狹小和難以容身。

曾經對她們欣賞的目光變得冷漠了,她們賣藝的場所已經被小汽車佔領,高速公路也不容許她們的牛車行走。

越來越艱難的生活使她們生動的表情變得呆滯,容貌逐漸暗淡,風韻逐漸減色,開始失去了載歌載舞時的那種自信。她們已經被拒之於生活之外。

如果她們還像從前那樣,走進酒巴,把人家喝完的咖啡杯子倒扣過來,一會兒看看杯底的圖紋,準備胡說一番時,人家會扭身就定的。

魅力已經消失,欺騙也不奏效。於是,她們剩下唯一的謀生手段就是行乞,或者去偷。

  一個吉卜賽女郎,大約有20歲,懷裡吊著一個瘦弱的嬰孩,在沿門乞求。

樣子還不錯,但毫無光采。

嘴唇總是微微張開,是一種與矜持相反的表情。

眉頭皺著,目光躲閃著別人的視線。她站在每一家門口,等待著,說些什麼,聲音小得只能她自己聽見,畏縮得連手也不敢伸出來。

人們沒有理她,彷彿她並不存在。

一連幾家都得不到施捨,她轉過身來向街心站著。

強烈的陽光使她瞇起眼睛,像在尋找什麼,嘴巴動著,在自言自語。

此刻,她在想什麼?

大概她沒有勇氣再行乞下去。

他要到哪裡去呢?

為什麼她不能像卡門那樣,大大咧咧地走在街上,或者衝進商店去大鬧一通,或者勾引一個有錢人,騙走他的金錢?

如今,她是孤獨怯弱的,她能到哪裡去呢?

  一位藝術家很冷淡地說:「再過幾十年,吉卜賽人可能就會滅亡。」

我不覺一怔。

一個民族竟會在地球上消失,這是一件很驚心動魄的事,既不因為戰爭,也不因為饑荒,而且是在物質文明起來越發達的世界上!

我不敢相信他的話,但又不能完全不信。

是啊,曾經給世界添加光彩的吉卜賽人,現在已經變成社會黑暗的一角。

我不能不相信,這黑暗的一角最終會被淹沒的。造成這個民族悲劇的原因是什麼?

是因為他們熱愛自由嗎?恐怕未必盡然,有人認為:與其說他門寧願用貧困換取自由,不如說他們用懶惰去敷衍生存。他們不懂得寄生的自由並不自由。

他們更不值得一個人乃至一個民族既要生存就必須勞動,必須創造!

吉卜資女人還為生存掙扎著,吉卜賽男人卻懶惰到這樣的程度:終日游手好閒,連討飯也要女人去幹,去養活他們。

這樣的民族,能有什麼希望呢?——這也許是確實的吧?!

  在一片暮色蒼茫中,天空襯出一座神廟遺跡的黑影,像一個巨大的魔鬼蹲在那裡。魔鬼下面,有一條東西蠕動了一下,原來是一個古卜賽人蓋著一條毯子,蜷縮在地上。

我的意大利朋友一看見馬上拉著我的手說:「快走!不然他會突然跳起來纏住你不放的。」

我一邊走一邊回頭看,他並沒有追過來。

我想,他也懶得跳起來了。這個吉卜賽人大概會一直睡到明天,後天,一直睡下去。他的睡著或起來,對這個世界並沒有什麼區別。

Author: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 

自然 健康 纖體 - 活力UP網 

轟動日本的硫辛酸 

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 

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 

小甜甜減肥的秘密 

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3 

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3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