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如果沒有女人

沒有女人,照樣傳宗接代克隆技術出現後,有人預言,男人將成為多餘的了。   然而,克隆人尚未問世,科技界又傳出令人覺著不可思議的新聞:人造子宮研究取得突破性進展。

這意味著,將來即使沒有女人,人類照樣能傳宗接代。不孕症是困擾無數夫婦的問題,也是醫學難題。隨著醫學技術的發展,科學家已經能夠利用輔助生殖技術使一些不孕夫婦擁有自己的孩子。但是,無論是體外授精、試管嬰兒等技術,都需要婦女的子宮孕育胎兒,而有些婦女確實因有子宮缺失或是子宮內膜破壞等疾病無法懷孕,於是科學家嘗試製造“人造子宮”。

最初是嘗試做子宮移植手術。即像腎移植、肝移植等器官移植一樣,把來自供體的健康子宮移植到病人體內,但這會遇到很多技術問題,比如免疫排斥反應劇烈,如果服用免疫排異藥物,將會影響胎兒的發育,所以一直沒有成功的先例。

在俄羅斯,為了培育早產胎兒,科學家在玻璃瓶裏注入羊水,把早產胎兒放入玻璃瓶中,接出臍帶,放入機械裝置中。這種曾經成功的方法相當於最初的“人造子宮”。

北京協和醫院的輔助生殖中心的郁琦醫生介紹,子宮結構複雜,研究胎兒在母體子宮中的發育過程非常困難,雖然從理論上講,可以通過組織工程學的方法再造子宮,但那將是非常遙遠的事。

美國康奈爾大學生殖醫學與不育症中心的劉宏清博士最近主持的一個試驗專案成功地在一個人造子宮裏培育了胚胎,並使其健康發育了6天之久。劉宏清博士及其助手所做試驗的第一步是從一個婦女子宮內膜抽取了部分細胞,將其置於模擬子宮內部一個由生物分解原料製成的架內,任它繁殖成長,當架子隨細胞衍化成組織並分解後,再注入荷爾蒙,如雌激素等養分,造出人工子宮。最後,她們把少量胚胎植入這個人造子宮,胚胎隨即在人造子宮著床生長。但是,由於美國體外授精條例的限制,這個試驗在胚胎植入人造子宮6天后不得不中止。不過,劉博士現在計畫繼續進行她的試驗,讓這些胚胎在人造子宮裏成長14天,這是美國體外授精條例規定的最高天數。

其目的是看看這些胚胎能否在人造子宮壁上紮根,看它能否長出原始的胎盤。劉博士下一階段的研究將利用老鼠和狗進行試驗。如果試驗順利,她將要求美國政府修改體外授精條例,延長體外授精的最高時限。

這個試驗的直接目的是幫助那些因子宮受到破壞而無法懷孕的婦女實現做母親的心願。人造子宮的細胞是從婦女子宮內膜抽取。因此,劉博士說,這裏不會產生排異反應。

其實,日本京都大學的吉森桑原也採取了其他辦法進行過同類試驗。吉森的研究小組將山羊胎兒移到一個與體溫保持一樣溫度的充滿羊水的玻璃容器裏,然後將其臍帶部位與一個小型機械連接起來,用這個機械提供營養,並排除廢物。最後,吉森使這個羊胎在這個玻璃容器裏成活了18天。不過,吉森的研究目的是幫助那些患有習慣性流產或是早產的婦女,以便讓過早離開子宮的胎兒有一個安全發育生長的環境,而劉博士的目的是幫助無法懷孕的婦女。

但是,人造子宮招來了倫理方面的議論。最近在奧克拉荷馬舉行的題為“自然母親的終結”的國際會議上,將就此問題進行討論。這次會議的組織者、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教授斯科特。蓋爾凡德博士說:“在這個問題上確實有些難,一些女權主義者會認為,人造子宮會意味著沒有女人男人也會傳宗接代,更會促使女人從這個星球上消失。這種想法是有一點大驚小怪了,不過,它確實引起了人們的關注。”尤其是同性戀問題。人造子宮如果和現代克隆技術結合起來,同性戀“夫婦”會看到自己“生兒育女”的希望。這毫無疑問將激怒保守勢力。

另外,人造子宮技術還將對勞動婦女的勞動保障及健康保險產生很大的衝擊。這意味著婦女不再需要產假。同時,由於人造子宮與自然子宮相比不會受毒品及酒精的影響,健康保險公司會堅持讓婦女使用人造子宮。英國生育學專家費舍爾博士承認:“確實,這將引起一系列棘手的問題。”生命倫理專家邱仁宗教授告訴記者,現在的技術製造人造子宮“只有抽象可能”。

子宮是個太複雜的結構,子宮壁由外向內分為外膜層、肌層和子宮內膜3層。雖然胚胎主要在子宮內膜著床,劉洪清教授的研究突破處主要是在子宮內膜上,但要造出真正的人造子宮還需要解決諸如血運、營養等問題,這些關鍵技術的突破不可能在短期內完成。

他還特別強調了科學成果的發佈管道。他認為,通過大眾媒體報導研究成果不是正確途徑。邱教授說,科學成果必須是可以檢驗的,並且是可以重複的。比如克隆牛,就是提供了相關資料、方法,通過了相關專家的鑒定,才被大家公認為正確的科學成果。

邱教授說,早在70、80年代,就有人宣稱克隆羊成功,但這位科學家始終沒有提供他的研究方法,所以不被科學界承認。但“多莉”的克隆是在世界權威學術刊物《自然》上發表了論文,所以被大家公認。人造子宮研究真有那麼可怕嗎?

當前人造子宮研究領域的領頭人物劉洪清教授認為,過分的擔憂其實並沒有必要。劉洪清現任康奈爾大學生殖醫學與不育症中心分泌學實驗室主任,她領導的小組曾在世界上首次用組織工程技術,在體外再造了人的子宮內膜。

劉洪清一再澄清,他們取得的突破是在人造子宮內膜上,而不是有些媒體所炒作的人造子宮。

她說:“我們離真正的人造子宮還遠著呢,還有很多很多問題沒有解決。”他們從幫助病人的角度出發而開展的研究所獲得的初步成果,卻被媒體炒作成“男人可以懷孕”、“男人不需要女人”等等,實在是有違他們的初衷。“這是一項對病人有益的技術,而不是一項負面的技術。”劉洪清女士強調。

她指出,確實有大量的病人需要人造子宮技術的幫助來解決不孕等問題,而這也是他們研究的初衷:弄清為什麼有些婦女不能懷孕,有些婦女老是流產。

傳統上,胎兒在母體子宮中的發育屬於“黑箱過程”,研究起來極其困難,而人造子宮技術可以為解決這一難題提供理想的“模型”。

劉洪清等在研究中從婦女子宮內採集了部分子宮內膜細胞,並將其置於由生物可降解材料製成的類比子宮內部形狀的結構上,並使這些細胞成功地長成了類似人體子宮內膜的三維組織。

研究人員在實驗中發現,這種在體外重建的子宮內膜,不僅與人體自身子宮內膜在組織結構上一模一樣,而且功能也差不多。

他們將早期胚胎與人造子宮內膜結合後,成功地觀察到了胚胎的初期著床現象。

由於美國規定用於體外受精研究的胚胎發育不能超過14天,他們的實驗進行到第6天止步。這項進展為將來深入研究一些課題提供了基礎,比如,婦女不孕究竟是因為子宮內部結構出問題還是胎兒本身有問題?

有了體外的子宮“模型”,科學家們不僅可以進行大量的基礎研究,而且能對病人進行更準確的鑒定,對症下藥,治療不孕。此外,這項技術在修復子宮上也有很大用途。

由於各種各樣的原因,一些婦女子宮會受到損傷,如果利用這項技術再造子宮內膜,對患者子宮進行修復,讓這些病人的子宮變得完整,使她們能夠重新懷孕,無疑是一件好事。劉洪清認為,這個原理實際上與用人造皮膚修復燒傷病人 沒有什麼兩樣。

至於如何看待有關人造子宮的倫理爭議,劉洪清說,他們的技術確實存在著在將來製造出真正的人造子宮的潛力,討論這項技術可能帶來的正、負面影響是對的,但過早、過分地對它的所謂負面作用大驚小怪,則完全沒有必要。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