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九山王

曹州李書生,家境富裕,住宅後有數畝田園,一直荒棄,這一日某老翁上門租房,出價百兩黃金,李書生以沒有空房為由,一口推辭。老翁道:「請收下租金,無需顧慮。」 李書生不解其意,權且收下黃金,看那老頭弄什麼玄虛。過了一日,村民見馬車家眷絡繹不絕,紛紛駛進李府,有人問李書生「你家宅院並不是很大,怎麼一下子來了這麼多人?」 李書生搖頭道:「我也不知。」忙回家查看,四周靜悄悄的沒有半點聲息。 過了數日,老翁登門拜訪,說道:「搬來貴府好幾天,雜事繁多,又是起爐,又是搭灶,一直沒來得及拜會主人。為表謝意,小老兒已在家中備下酒席,請公子一定要賞臉光臨。」 李書生點點頭,跟著老翁來到園中,只見平地上高樓聳立,嶄然一新,進入大廳,放眼處陳設華貴,廊下紅泥火爐中燙著美酒,廚房中茶煙裊裊。 俄爾酒席送上,山珍海味,極盡豪奢。庭下少年往來不斷,兒女竊竊私語,笑聲喧嘩,家人僕從,人數不下數百。 李書生心中雪亮:這家人定是狐妖。暗暗起了殺心。 自此以後,李書生經常上街購買硫磺,硝石,累積有數百斤。遍灑在花園四周,縱火引燃,一時間烈焰熊熊,濃煙沖天,房屋內焦臭撲鼻,淒厲慘叫聲此起彼伏,良久火滅,李書生進屋巡視,死狐遍地,焦頭爛額者不可勝數。 正打量間,老翁急匆匆闖入,滿臉悲痛,斥責道:「我與公子素無仇怨,為什麼要滅我家族?此仇不報,誓不為妖。」忿然而去。 李書生擔心老翁報復,時刻警惕防備,數年間卻是風平浪靜,安枕無憂。轉眼到了順治初年,山中群盜頻發,嘯聚為惡,約有一萬多人,官府派兵搜捕,連續數次,均是無功而返。 李書生因為家眷眾多,擔心群盜搶掠,日日煩惱。這一天村中來了一位算命老頭,自號「南山翁」,問卦測字,百試百靈,很快便名聲大燥。 李書生請南山翁來家中一敘,要他替自己算命。老頭肅然起敬,說道:「公子命格顯貴,乃真龍天子。」 李書生聞言大駭,笑道:「老丈在開玩笑吧。在下籍籍無名,憑什麼成就帝業?」 老頭正色道:「不然,自古帝王,多起於匹夫,白手發家者多不勝數。難道有誰生下來就是天子?事在人為。」 李書生沉默不語,半晌才問:「如何才能成就霸業,請老先生指教。」 老頭道:「可以散佈家財,置備盔甲數千,弓弩數千,然後招攬人馬,聘請智者以為軍師。」 李書生笑道:「老先生才高八斗,如不嫌棄,你就是我的臥龍。只是招攬人馬一事,卻頗費躊躇。」 老頭道:「如今群盜蜂起,嘯聚深山。老臣請命:願為大王前往山林,招降盜匪,只須散播消息,聲稱大王乃是真命天子,山中士卒,必然群呼響應。」 李書生大喜,當即派遣老頭入山,收降群盜,一面打造盔甲,積蓄力量。 數日後老頭返回,說道:「借大王威福,加上老臣三寸不爛之舌,此行幸不辱命,各山頭將領一致同意投靠大王麾下,聽命調遣。」 半月之間,前來歸降的士卒不下數千,李書生任命老頭為軍師,建大纛,設彩旗,據山立寨,聲勢震動。縣令聞訊,發兵征討群寇,老頭指揮部下出擊,大勝一場。 縣令兵敗,畏懼忐忑,急向知府求援,知府領兵長途跋涉,前來討賊,又被老頭擊敗,損失慘重。 一時間群盜聲威遠揚,李書生麾下兵馬壯大,不下萬餘,遂洋洋得意,自立為「九山王」,加封老頭為「護國大將軍」。每日裡飲酒歡歌,狂傲自負,自以為黃袍加身,指日可待。 老頭又出謀劃策,搶奪了一大批軍馬,此事傳進知府耳中,知府怒氣勃發,再次聚齊數千精兵,兵分六路圍剿盜匪。李書生收到情報,大驚失色,忙召集老頭商議,連催了數次,死活不見老頭蹤影。 九山王束手無策,登山而望,歎氣道:「朝廷兵威強盛,非我能敵,老頭害我。」不久山寨被破,李書生遭擒,一門老小全部被殺,臨死前終於醒悟:老頭即是狐妖,特來報仇的。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