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娶妻

  江南某村莊,有少年娶妻,鄰里親友均來祝賀,大擺酒席。飲至半醉,少年出門解手,忽見院中一女子鳳冠霞帔,體態容貌與新媳婦十分相似,只見她輕移蓮步,慢慢走向屋後。 少年心中疑惑「新娘子不在婚房裡好好呆著,跑出來幹什麼?」悄悄在後尾隨,來至院子後面一條小河邊,河面上架一石橋,「新娘子」渡橋而去,少年愈發懷疑,忙大聲呼喊「娘子,你往哪裡去?」 「新娘子」微笑不語,只是頻頻跟少年招手,意思是叫他與自己同行。少年會意,邁步趕上,夫婦間相距一尺,少年伸手去拉女子衣袖,試了七八次,雖然女子近在咫尺,卻總是夠不著。 步行數里,至一村落,「新娘子」止步,跟少年說「夫君家冷清寂寞,我住不慣。請相公在妾身家暫住數日,過兩天咱們一同回家看望二老。」 少年不得已,只有答應。「新娘子」拔下髮簪敲門,不久兩名婢女出來迎接,進入一處大廳,岳父岳母俱在堂上,對少年說「我女兒嬌生慣養,未嘗有一刻離開父母膝下。今天出嫁,我們心裡都捨不得。眼下你夫婦同回娘家,很好,很好。且放心居住數日,自會送你二人回去。」一面吩咐下人鋪床疊被。 另一邊少年家中,客人見新郎久出不歸,急得四處搜尋,不見人影,打開婚房,只有新娘子一人獨坐。派人到方圓附近打聽,均沒有新郎官消息。少年父母悲痛不已,哭道:「最近經常鬧鬼,我兒子肯定被惡鬼抓去弄死了。」 如此過了半年,少年生死難料,新娘子父母不願女兒守活寡,提出讓她改嫁。少年父親氣呼呼道:「我兒子屍骨衣物還沒找到,也許他還活著呢。就算要改嫁,再等一年又何妨?為什麼要如此性急?」 新娘子父母不答應,兩家鬧到公堂。縣太爺孫公受理案情,一時間也理不清頭緒,暫且判定:新娘子回家等待三年,屆時如果仍沒少年消息,方准改嫁。一面將案卷存檔,打發原告被告回家。 再說新郎在假媳婦家居住,全家人對自己很好。少年經常跟媳婦商量:要回老家看看父母。「新娘子」表面一口答允,卻遲遲不肯動身。 又過半年,少年實在是思念父母,跟媳婦說「我一個人回去啦。」 「新娘子」極力挽留,沒奈何,又住了幾日。這一天,「新娘子」全家惶急不堪,似乎大難臨頭,倉促對少年說「本準備等行李備齊,兩三天後送你夫婦回家,可是眼下碰到了麻煩事,咱女兒脫身不得。所以對不住,只好請賢婿你一個人獨自回去啦。」說著連催帶趕,將少年送出房門。 少年出得大院,正覓路回去,不經意間回頭一瞧,房屋莊院一眨眼間全部消失殆盡,只剩下一個高高隆起的墳墓。少年恍然大悟「這哪裡是岳父岳母家,分明就是鬼屋。我那位『新娘子』十有八九不是人,乃女鬼也。」又急又怕,邁步狂奔,匆匆回到家裡。 跟父母提起此事,老父道:「我兒不用擔心懊惱,假媳婦丟了,真媳婦還在嘛。放心,包管還你一個嬌滴滴的俏娘子。」 第二天清晨,少年父母去官府說明情況,孫縣令傳下文書:命新娘子父母馬上將女兒送回婆家,即刻成婚。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