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嶗山道士

  縣城王書生,家中排行老七,祖輩世代為官,年輕時起,便崇幕道術,聽聞嶗山多仙人,於是背上行李前去拜訪。 至一山頂,見一道觀,清幽絕倫。推門進入大殿,面前一道士端坐蒲團,滿頭白髮,雙目炯炯,氣度不凡。 上前與之攀談,道士胸有丘壑,口述易理,娓娓道來,玄妙非常。書生心喜,請求道士收己為徒。道士笑笑「施主嬌生慣養,能吃苦嗎?」 書生道:「能吃苦,能吃苦。」道士不再言語。 傍晚時分,道士徒弟雲集大殿,命書生一一叩頭拜見,說道:「這些都是你師兄,從今天起,你便留在觀中。」 第二天清晨,道士喚書生前來,授鐵斧一柄,囑其與師兄們一起,上山砍柴。書生諾諾領命,如此過了一個多月,書生天天砍柴,手腳磨出老繭,不堪勞累,暗生退意。 這一天晚上書生砍柴歸來,遠遠瞧見道觀中兩友人與師父共飲,日已暮,殿內沒點燈燭,四周漸漸陰暗。 道士拿出一枚剪刀,以刀裁紙,裁出一輪明鏡,貼於牆壁。 俄頃,紙鏡中散發柔光,月明滿窗,照得通屋皆亮,毫髮可鑒,只見屋內眾弟子奔走伺候,神色恭謹。 一名客人道:「良宵美景,獨樂樂不如眾樂樂。」言畢,輕取桌上酒壺,分賜諸弟子,囑咐道:「但開懷暢飲,無須客氣,定要一醉方休。」 王書生心想「七八個人,一壺酒怎麼夠喝?」 眾弟子各覓酒杯,爭相搶酒,唯恐酒水不夠。可是說也奇怪,這般你一杯,我一杯快飲,壺中酒水盈.滿,就是不見減少。 未幾,一名客人道:「雖有月光明照,奈何獨飲寂寞,不如喚嫦娥前來相陪。」乃以手中筷投擲明月,只見一美人自月中走出,長不及一尺,及雙腳落地,身軀猛漲,漸與常人等高。 美女纖腰扭擺,翩翩作霓裳羽衣舞,且舞且歌「仙仙乎,而還乎?而幽我於廣寒乎!」(神仙啊,你獨自離去,為什麼將我幽禁在廣寒宮?) 聲音清越,似簫管吹奏。歌畢,美女盤旋而起,躍至桌面,眾弟子驚奇觀望間,美女已變成一支竹筷。 道士與朋友大笑,另一名客人道:「酒宴雖樂,然不勝酒力,大家同去月宮喝一杯餞行酒,如何?」 話音剛落,三人移席,漸入月中。眾弟子抬頭仰望,師父與朋友神情悠然,坐月中對酌,鬚眉畢現,恰似鏡中照影,一舉一動,清晰分明。 過一陣子,月光暗淡,有門人點上蠟燭,燭光照映下,只見道士獨坐桌前,兩客人杳然不知所蹤。桌上杯盤狼藉,至於壁上明月,也已打回原形,不過是一張剪紙罷了。 道士問眾弟子「酒喝夠了嗎?」 眾弟子道:「夠了。」 道士道:「那麼都給我回去睡覺,莫耽誤了明早砍柴。」眾弟子聞言,陸續退去。 書生親見如此仙術,羨慕驚喜,不假思索,立刻打消了回家念頭。 轉眼又過一月,書生仍是日日砍柴劈柴,苦不可忍,偏偏道士連一門法術也沒傳授,心裡憋不住,於是去跟師父辭別,說道:「弟子不遠百里前來拜師學道,縱不能習練長生仙術,好歹也該教我一門小神通。可是弟子這幾十天下來,不是上山砍柴,就是上床睡覺。弟子昔日在家,實不曾吃過這般苦頭。」 道士笑道:「我早就說過,你不能吃苦的,果然不出所料。明天你便回去吧。」 書生道:「弟子操勞多日,沒有功勞也有苦勞,請師父慈悲,傳我一門道法,這才不虛此行。」 道士問:「你要學什麼法術?」 書生道:「弟子每見師父行走,穿牆如履平地,求以此術教我,心願足矣。」 道士道:「你要學習穿牆術?行,我這就教你。」當下傳授口訣,命書生念誦咒語,手指一牆壁,道:「試入之。」 書生依言試驗,牆壁阻隔,不能穿透。 道士道:「低頭猛進,勿要猶豫。」 書生點頭,距牆數尺,箭步快衝,一穿而過,只覺牆壁虛若無物,回首觀望,身在牆外矣。 書生大喜,進屋拜謝,道士道:「回家後要潔身自好,否則法術不靈。」賜給書生盤纏,送回老家。 書生回歸府邸,跟妻子吹牛「我會仙法,穿牆過壁,不費吹灰之力。」妻子搖頭不信。書生決定表演一番,當下走到牆邊,疾奔欲入,只聽得砰地一聲響,書生頭撞硬牆,一聲慘呼,跌倒在地。 妻子扶起書生觀看,只見他額頭上腫起雞蛋一個大包,忍不住咯咯嬌笑。書生面皮漲得通紅,羞愧無地,恨恨罵著師父:「這老道士,原來沒安好心,真不是東西。」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