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狐嫁女

  山東歷城殷尚書,少年貧窮,為人有膽略。縣城有一世家宅第,佔地數十畝,樓宇連亙,常有怪事發生,因此緣故,人去樓空,漸漸荒廢。時間一久,雜草遍生,雖在大白天,亦無人敢進。 某一次,殷公子與朋友宴飲,有好事者開玩笑說「誰有膽子進荒宅住宿一宿,咱們便把這桌酒席送給他。」殷公子一躍而起,叫道:「這有何難,我去!」語畢,帶著一桌酒席,搬進舊宅之中。 眾朋友送至大門,笑道:「殷兄,吾等在外等候,若是碰到鬼怪,可以大聲呼救。」 殷公子道:「若有鬼狐,正好擒拿,以作見證。」一面說話,一面走進宅院,只見亂草茂密,蓬蒿如麻,其時正是夜晚,上弦月高掛半空,月色昏黃,依稀可以辨別門戶。 殷公子一路摸索,闖入後樓,見一月台,光潔可愛,當即坐下歇息。西望明月,只剩一線餘輝。坐良久,更無半分異狀,心中竊笑「什麼狗屁狐妖傳言,全是騙人的。」席地枕石,臥看牽牛織女。 一更天末,殷公子神思倦怠,朦朧欲睡,忽聽得樓下傳來細微腳步聲,萬籟寂靜中聽來,清晰入耳,沿著石階一路上傳。 殷公子心中大喜「正主兒終於來了。」假寐偷窺,只見一青衣婦人,手提蓮花燈,驟見公子面,驚而退卻,小聲說道「有生人在。」 石階下有人問:「是誰?」 婦人回答「不認識。」 俄爾,一老翁走上月台,凝視殷公子面容,笑道:「這是殷公子,二十年後當為尚書。眼下酣睡不醒,咱們只管辦正事,公子性格倜儻,或許不會責怪。」 招手而行,率領眾客人走入樓中,將樓門一一打開。過一會,賓客雲集,往來穿梭,樓上燈火輝煌,亮如白晝,殷公子睡夢中轉了一個身,輕輕一聲咳嗽,慢慢站立。 老翁聽到聲響,出來查看,見公子甦醒,忙跪倒在地,說道:「小老兒今晚嫁女,不想驚動貴人,請公子勿要怪罪。」 殷公子伸手扶起老翁,笑道:「不知貴府夜有喜事,倉促間沒來得及準備賀禮,慚愧,慚愧。」 老翁道:「貴客駕臨,小老兒受寵若驚,若不嫌棄,就請進屋喝幾杯水酒,蓬篳生輝。」 殷公子大喜,與老翁並肩走入大廳。放眼凝視,只見屋內陳設奢華,芳香撲鼻,一名四十來歲的婦女上前萬福行禮。老翁道:「這是拙荊。」公子點頭,還了一禮。 未幾,鼓樂齊奏,一名僕人叫道:「新郎官來了。」 老翁出去迎接,屋外紗燈引導,一名十七八歲的少年緩緩走來,只見他丰姿俊雅,竟是位難得的美男子。 少年入屋,老翁手指殷公子,命少年行禮。少年睜眼打量,見公子氣度不凡,以為是司禮賓客,客客氣氣打過招呼。 不久,廳內大開酒席,許多丫鬟少女粉黛紗衣,斟酒端菜,裡外忙碌。桌上醇酒香肉,玉碗金盃,待客用的器皿,無一不是上上珍品。 酒過數巡,老翁命丫鬟請小姐出來見客,只聽得環珮叮咚,珠簾掀起,一名二八佳人款款走來,頭插鳳釵,耳墜明珠,容華絕代,身上不時散發陣陣幽香。 少女在母親身旁坐下,老翁以金爵斟酒,請公子暢飲。金爵巨大,一杯裝滿,能容數斗佳釀。公子心想「這金爵貴重不凡,正好偷藏回去給同伴觀賞,也算不虛此行。」 於是趁眾人不備,偷偷將金爵放入袖中,伏桌裝醉,鼻息沉沉。眾賓客見狀,都道:「相公醉了。」 再過一陣,酒宴收場,新郎官起身告辭,一片鑼鼓聲中,眾賓客紛紛散去。老翁命丫鬟收拾碗筷,獨不見了一隻金爵,私下裡小聲猜測「肯定被殷相公偷走了。」 老翁連忙搖手,囑咐眾丫鬟噤聲,說道:「不可胡言亂語,免得吵醒了貴客,令其尷尬。」眾丫鬟唯唯諾諾,撤去酒席,一干主僕,悄悄離別。 人去茶涼,四面一片寂靜,殷公子輕輕起立,週遭一片黑暗,惟屋內脂粉肉香繚繞,久久不退。 俄爾東方既白,天已亮,公子從容出門,探手入袖,金爵仍在,門外人群一小堆,一幫朋友正苦苦等候。見公子安然無恙出來,都道:「你小子肯定是夜出早歸,借此來蒙騙我們。」 殷公子笑笑,將晚間奇聞一一分說,又拿出金爵給眾人細瞧,問道:「那麼我手上這件東西,又如何解釋?」 眾同伴尋思「金爵貴重,殷兄家貧,如此說來,他真的在鬼屋中住了一宿。」至此才相信公子所言非虛。 後來公子考中進士,去往河北肥丘縣上任為官。其地有一世家貴族,主人姓朱,擺宴席替公子接風。席間,主人命下人取金酒杯待客,久無回音。主人急了,詢問究竟。一名僕人低聲道:「回稟老爺,八隻金酒杯,有一隻不見了。」 主人點點頭,道:「這事先別管,不還有七隻酒杯嗎,拿兩隻上來。」 不久酒杯送到,殷公子見酒杯以黃金鑄成,雕紋刻花,與自己昔日在荒宅中所偷回來的那一隻一模一樣,不由得滿腹狐疑,忙詢問緣由。 主人道:「不瞞大人,小人家中共珍藏有八隻金爵,那是家父當京官時命巧匠打造而成,世代相傳,算是傳家之寶,一直捨不得使用。今日大人登臨寒舍,特地拿出來會客。不想僕人奉命去木箱中提拿,八隻金爵,只剩下七隻,有一隻不翼而飛。我本以為是僕人做賊偷竊,但木箱上銅鎖原封未動,箱子中又積滿灰塵,這件事情實在難以解釋。」 殷公子笑道:「可能是金爵修煉成精,自己飛走了。說來巧合,在下府中恰好也有一隻金爵,與貴府款式十分相似,如果不推辭,便送給你吧。」 宴席散去,殷公子回歸府邸,命下人快馬將金爵送給朱老爺。朱老爺審視把玩,心中奇怪「這金爵明明就是我丟失的那一隻啊。」於是親往殷府,請教原因。 殷公子哈哈大笑,將荒宅遇狐一事,原原本本說出,朱老爺恍然大悟「原來一切都是狐妖搗鬼。嘿,這狐妖本事倒也不小,千里外攝物,輕而易舉呢。」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