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王蘭

  利津縣王蘭,暴病而死,魂魄來到地府,閻王勘察生死簿,發覺王蘭陽壽未盡,乃小鬼抓錯了人,忙責令送他還生。 小鬼不敢怠慢,可是回到陽間一瞧,王蘭屍體已經腐爛,鬼卒擔心閻王怪罪,跟王蘭商量「人做鬼則辛苦,鬼成仙則快樂。我讓先生做一名鬼仙,逍遙快活,何必做人?」王蘭心想「屍體沒了,做人不成,做做鬼仙也未嘗不可。」於是點了點頭。 鬼卒道:「離此地不遠有一狐妖,已修成金丹。我去將金丹偷來送給先生服用,從此後魂魄不散,長存不死。縱橫紅塵,穿牆過壁,踏水飛花,隨心所欲,無所不能,先生願意嗎?」 王蘭大喜,忙道:「願意,願意。」 鬼卒在前引路,來到一處宅院,高樓雅室,悄無一人。月光下一隻狐狸,抬頭望天,緩緩吐氣,一粒金丹自口中飛出,升至半空,旋轉不停,吸收月亮精華。爾後狐狸一吸氣,金丹又吞落口中,如此來回呼吸,金丹起起落落,上下飛舞。 鬼卒一旁窺伺,覷得機會,待狐狸將金丹吐出,疾步上前,一把抓在手裡,命王蘭張嘴,將金丹塞進他肚中。 金丹被奪,狐狸又驚又怒,但自忖不是鬼卒對手,憤憤離去。 王蘭也與鬼卒分別,回到家中。妻子家人見面,嚇得四散逃走,王蘭以實情相告,眾人才漸漸聚攏,不再害怕。 爾後王蘭在家中住下,飲食起居,一如平時。有朋友張某,聞訊前來拜訪,一番寒暄後,王蘭跟張生說:「我與張兄,一直家道貧窮。如今我身懷異術,倘若遊走四方,定能輕易致富,你願意與我一起外出嗎?」 張生唯唯答應。王蘭又道:「我如今乃鬼仙,神通非凡,醫病不用藥,且能知過去未來,但人鬼有別,若貿貿然現身,只怕嚇壞普通凡人。我想借張兄身體一用,可以嗎?」 張生道:「你的意思是說鬼附身?有沒有危害?」 王蘭道:「放心,絕對於你健康無損。」 張生側頭想了想,便答應了。 兩人就此外出遠行,這一日來到山西地界,聽百姓們言語中提起:此地有一富翁,愛女忽得怪病,昏迷不醒。特地張榜四處求醫,許下諾言,能治好女兒怪病者,願以千金相贈。 王蘭悄悄跟張生說:「我善治百病,可以去富翁家登門造訪。」 張生點頭,來到富翁府邸,進入閨房,只見富翁女兒昏倒在床,人事不知,拉被摸手,均無反應。 王蘭小聲道:「此女魂魄被勾,我這就去找回來,你隨機應變。」語畢,屋中刮起一陣微風,張生心知杜明,知道王蘭已經離去,對富翁道:「令千金病情雖然危急,不過還有救。」 富翁問「要用什麼藥材,我吩咐下人去準備。」 張生笑道:「無需用藥。令千金並非生病,只不過魂魄離體,我已暗中派遣手下前去尋找,且稍待片刻,咱們去大廳中喝杯茶水,如何?」富翁不敢推辭,領著張生前往大廳歇息,送上香茗。 一個時辰後,王蘭成功將女子魂魄尋回,塞入軀殼,稟報給張生知道。張生聞言起身,對富翁道:「令千金病情已經痊癒,請隨我入屋查看。」 來到屋中,少女仍然沉睡不醒,富翁問道:「你不是說我女兒病好了嗎,怎麼仍是昏迷不動?」 張生道:「別急,令千金昏迷時間過長,魂魄雖已歸位,但血液尚未暢通。你且用手輕輕按摩,不出片刻,令嬡便會醒轉。」 富翁依言按摩女兒手掌,過不大會,只聽得一聲嚶嚀,少女睜開眼來。富翁喜極而泣,忙問女兒事情經過,少女回憶道:「我本在後花園遊玩,忽然間不知哪裡冒出一名少年,騎著駿馬,拿著彈弓,身後跟著許許多多手下。女兒因為男女有別,不敢跟陌生人相處,正準備回屋,不料那少年十分無禮,縱馬攔住女兒去路,不由分說,將彈弓塞入我手中,說道『小姑娘,我教你打彈弓,怎樣?』我搖頭道『我又不認識你,才不跟你玩呢。』那少年惱了,一把將我抓住,放在馬鞍上,笑道『少爺請你打彈弓,那是瞧得起你,害什麼羞?』說著縱馬亂跑,將女兒帶到一處深山中。女兒用力掙扎,那少年生氣了,一把將我推落地面,我想回家,但又不認識路。恰在此時,一名年輕書生憑空出現,捉住女兒手臂,一路快跑,轉眼間便回到家中,只覺得恍恍惚惚像做了一個噩夢。」 富翁一聽,認為神奇不可思議,不由得對張生言語信了七八分,忙拿出千兩黃金饋贈,一面擺酒席致謝。 吃完酒席,張生告辭離去。這一日來到一處郊外,路遇一老鄉,那人名字叫做賀才,既是酒鬼也是賭鬼,不務正業,很快就將家財敗盡,眼下窮得跟叫花子一般。暗中聽說張生會異術,賺了不少銀子,特地趕來投奔。 王蘭悄聲跟張生說「賀才人品不端,不可深交。隨便給幾百兩銀子,打發他走路。」 張生點頭贊成,跟賀才說:「賀兄,我知道你此行目的,無非是想討要財寶。但你吃喝嫖賭,每日花銷都是無底洞,再多的銀子也填不滿。如果你肯改過自新,我便送你一百兩金子。否則,你走吧。」 賀才忙道:「願改,願改。」 張生聞言,便拿出一百兩黃金賜予賀才。 賀才得了這樣一筆巨資,興高采烈離去,此後花天酒地,揮金如土。縣裡衙役聞訊,心想「這賀才以前窮得叮噹響,此刻卻身藏巨富,八成是偷來搶來的。」於是將賀才抓捕入獄,嚴刑拷打。賀才成日鬼混,身體早給掏空,連受了幾次刑罰,便給打死了。 賀才死後,魂魄念念不忘張生,四面尋找,終於在一座廢棄烽火台中找到老鄉,由於賀才已經做鬼,自然能看見王蘭。 一人二鬼坐在一起喝酒,賀才喝得爛醉如泥,大喊大叫,亂髮酒瘋,適逢御史大人經過,聽到聲響,尋思「烽火台乃軍事重地,是何人在此喧嘩?」命左右前去查看,將張生抓捕扣押,一番審訊,張生如實招供。 御史大怒,心想「人鬼不同路,這張生居然與惡鬼稱兄道弟,簡直不成體統,待我稟奏上蒼,看老天爺如何處罰。」 於是焚燒牒文,上報天神。等到傍晚入睡,果有一金甲仙下凡托夢,跟御史說「王蘭無辜而死,此刻已成就鬼仙,醫術神奇,妙手仁心,做了許多善事,玉帝親口敕封他為清道使,不可無禮造次,而張生為人亦無過錯,應當赦免。至於賀才,品行邪蕩,已被我發配至鐵圍山做苦力,不用你操心。」 御史一一謹記在心,俄爾夢醒,當即將張生無罪釋放。 張生回歸家裡,身上還剩下九百兩黃金,二一添作五,一半自己留下,一半贈予王蘭妻兒。從此後,張王兩家生活富裕,後輩子子孫孫,盡皆大富大貴。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