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胡四姐

尚生,泰山人,獨居書齋。 時當初秋,半夜寂靜,銀河高懸,明月在天,尚生徘徊花陰,遐想連篇。忽然間一名女子翻.牆而入,笑道:「秀才在沉思什麼?」 尚生睜眼觀看,女子美若天仙,大喜,兩人相擁上床,一番雲雨,那女子自稱姓胡,名三姐,問其來歷,女子笑而不語,兩人約定:今後時常見面。 自此,女子夜夜光臨,這一晚兩人促膝燈下,尚生目不轉睛瞧著女子,胡三姐笑道:「公子虎視眈眈瞧著賤妾,到底想幹什麼?」 尚生道:「三姐美若紅葉碧桃,真是百看不厭。」 女子笑道:「賤妾蒲柳之姿,公子便如此親睞,要是見到我四妹,還不知如何神魂顛倒呢。」 尚生求道:「請姐姐幫忙,無論如何也要讓我見上四小姐一面。」三姐答允了。 第二天晚上,胡三姐果然帶著妹妹前來,胡四姐年方十五,生得荷粉垂露,杏花潤煙,嫣然含笑,媚麗欲絕。尚生狂喜,請姐妹二人坐下。三姐言笑晏晏,四姐卻是俯首低頭,默不作聲,時不時用手拉扯衣角。坐了一會,三姐起身告辭,四姐欲與之同行,尚生急了,死死拽著她衣服不放,目視三姐,求道:「好姐姐,你倒是說句話啊。」 三姐笑道:「狂郎性急矣,妹妹還是留下來吧。」 胡四姐默默不語,三姐微微一笑,自顧去了。屋中只剩下孤男寡女,兩人解衣歡好,肢體交纏,互訴平生。 四姐自稱狐妖,尚生貪戀美色,亦不覺奇怪,四姐說道:「我姐姐為人狠毒,已經害了三條人命。但凡男子被她迷惑,必死無疑。賤妾有幸得公子寵愛,不忍見你喪命,以後不要再跟我姐姐來往了。」 尚生聞言畏懼,問道:「我該怎麼辦?」 四姐道:「賤妾雖是狐妖,但也曾修習仙人正-法,我替公子寫一道靈符掛在門上,應當能使姐姐知難而退。」 拂曉時分,胡三姐果然前來,一見靈符,望而卻步,歎氣道:「小妮子真夠負心,剛覓得如意郎君,轉眼就把我這位紅娘拋在腦後,你兩人命中有緣,我又不嫉妒,只求分一杯羹,何必如此絕情?」搖頭苦笑,逕自離去。 過了幾天,四姐有事外出,囑咐尚生在家好好待著,不要亂跑。尚生滿口答應,其實根本沒放在心上。 這一日尚生一時興起,出門眺望,只見山下樹林密集,蒼莽中走出一名少婦,頗具風韻,盈盈朝自己走近,笑道:「秀才何必整日迷戀胡家姐妹?她二人有什麼好,又沒錢又沒勢,哪比得上我?」從袖中拿出一貫銅錢遞給尚生,囑咐道:「公子先去買些酒水,奴家回去準備菜餚,今晚咱們好好樂一樂。」 到了晚上,少婦果然前來,帶了許多下酒菜,燒雞火腿,應有盡有。兩人坐定,少婦抽出一把薄如葉的小刀割肉,切成一小片一小片佐酒,酒酣耳熱,一男一女熄燈上床,相對而眠,極盡放-蕩。 次日天明,少婦起身穿鞋,忽聽得腳步聲急促,胡家姐妹怒氣沖沖闖了進來,情敵見面,少婦嚇得臉無人色,倉惶遁逃。 胡家姐妹罵道:「騷狐狸,怎敢與陌生男子同寢!」罵聲中出門追趕,過了好一陣才恨恨返回。 四姐埋怨尚生:「公子真不長進,竟然與騷狐狸苟且匹配,以後你不要碰我。」尚生惶恐難安,只是一個勁認錯求情,言辭懇切,三姐又從旁勸解,四姐怒氣稍退,原諒了尚生,兩人和好如初。 這一日有一名陝西人騎驢造訪,跟尚生父親說起:「在下四處尋找妖物,朝夕不敢懈怠,今日總算有所發現。」 老頭子滿臉疑惑,問道:「公子言語深奧,到底什麼意思?」 陝西人解釋:「小人性喜遊山玩水,一年中有八九個月不在家,我弟弟獨居府邸,竟然被狐妖蠱殺,此仇不共戴天,不殺狐妖不足以祭奠亡弟在天之靈。在下奔波數千里尋找元兇,一直找不到蹤影,原來它們逃到了老先生家。狐妖不除,不知還有多少男子將被謀害呢。」 尚生與狐妖來往,老頭子亦略有耳聞,沉吟道:「公子準備怎麼對付狐妖?」 陝西人微微一笑,從背包中拿出兩個瓷瓶,並排豎放地上,口中唸唸有詞,默誦咒語,過不大會,居室中飄來四團黑霧,紛紛鑽進瓶中。 陝西人大喜,說道:「狐妖全家到齊了,一個沒逃走。」一面說話,一面取出兩隻豬膀胱,封住瓶口。 胡家姐妹被抓,尚生心有不忍,走進瓷瓶竊聽,只聽得四姐的聲音自瓶內響起,說道:「公子坐視不救,於心何忍?」 尚生熱血灌腦,再也管不了許多,伸手去撕封皮,急切間沒有解開,四姐說道:「不必如此麻煩,只要將瓷瓶放倒,用尖針刺破豬膀胱,我便能出來。」 尚生點點頭,依言拿來繡花針,刺破封皮,果然見到一絲白氣自瓶內溢出,凌霄而去。 陝西人聽到動靜,出來查看,見瓷瓶傾倒,大驚道:「狐妖遁矣!此必公子所為。」搖瓶傾聽,說道:「還好,只逃走了一隻,看來此妖命不該絕,算了,放她一馬。」收起瓷瓶,辭別而去。 後來有一天,尚生在地裡監督傭人割麥,遠遠瞧見四姐坐在樹下,忙走過去打招呼,兩人手拉著手,互訴衷腸。四姐道:「自上次分別,轉眼過去十多年。如今我金丹大成,但始終思念公子,這次是專程來看你。」語畢,憑空遁去,不知所在。 又過了二十多年,尚生獨居在家,這一日胡四姐上門拜訪,說道:「如今我已名列仙籍,不該再留戀紅塵。但感激公子昔日深情,特來告訴你一聲:公子死期將至,不過不必悲傷,宜早早處分後事,公子死後,我會設法幫忙,助你成就鬼仙,從此不再受苦。」一番叮嚀,辭別而去。 過了十多天,尚生果然死去。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