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葉生

  淮陽葉生,名字不詳。文章詞賦,冠絕當時,可惜時運不濟,屢次參加科舉,屢次不中。其時關東丁乘鶴奉命來淮陽縣上任,偶見葉生文章,以為非同尋常,大喜之下,召葉生前往府中一敘,一番交談,心中大悅。當即挽留葉生住下,命他努力讀書,暗中出錢資助葉生一家妻小。 不久正值科考,丁乘鶴在學使面前極力保薦葉生,有了這層關係,加上葉生確有真才實學,院試結束,輕鬆奪得第一。 丁乘鶴對葉生期望很高,不久鄉試考完,要來葉生文稿細讀,擊節稱歎,大聲叫好。不料造化弄人,放榜那天卻是鎩羽而歸。 葉生悵然不快,自覺愧對知己,形銷骨立,呆若木偶。丁乘鶴聽聞,好言勸慰,葉生不免感激涕零。兩人約定:待丁乘鶴三年任滿,便帶著葉生北上京都。 葉生自然感動,辭別歸家,閉門不出,只一門心思用功讀書,孰料積勞成疾,反得一場大病,求醫用藥,吃了幾百貼藥方子,半點不見起色。 爾後丁乘鶴因為直言得罪上司,被罷免官職,解任離去,臨別時送了一封書信給葉生,大致意思是說:「愚兄不日即將東歸,之所以遲遲不肯動身,全為等待足下。若賢弟朝至,則愚兄夕發矣。」 葉生收到書信,喜極而泣,派人回信「感謝大哥一番厚意,只可惜我疾病纏身,請大哥先走。」丁乘鶴不肯獨離,只耐心等候。 過了數日,葉生忽然登門造訪,丁乘鶴大喜,迎接入府。葉生道:「因為我生病在床,害得大哥久留不歸,實在過意不去。如今我病好了,咱們一起出發吧。」於是整理行囊,返回故里。 在老家的日子,丁乘鶴命兒子拜葉生為師,日夜請教學問。丁公子名再昌,年方十六,天資聰穎,讀書認字,兩三遍即過目不忘,一年後便能落筆成文,加上父親在縣衙打點,很快就進入縣學,做了秀才。 葉生懷才不遇,轉而將全副心思放在丁公子身上,傾盡平生所學,悉心傳授知識。又將以前參加科舉時所擬諸文,一一抄錄,命公子用心記憶。結果鄉試頭場所出七道試題,全在葉生預料之中,丁公子輕而易舉,取得第二名。 這一日,丁乘鶴對葉生道:「先生只略加調教,便使犬子成名。自己反而鬱鬱不得志,以後打算怎麼辦?」 葉生道:「屢試不中,天命也。我雖半生淪落,但能借令郎文章揚眉吐氣,使天下人知我並非無用書生,余願足矣。且有幸結交大哥這位知己,夫復何求?難道非要穿上官袍,謀取功名,才算功成名就?」 丁乘鶴道:「但賢弟寒窗數十載苦讀,豈能功歸一簣?一年一度之歲考不久即將來臨,賢弟宜當速速歸家,莫耽誤了考期。」 葉生搖頭道:「我已心灰意冷,此事以後再說吧。」 丁乘鶴歎了口氣,不再言語,暗中囑咐兒子「待你進京參加會試時,順道去國子監捐些錢財,替老師捐一個監生吧。這樣他便能與你一道,同留在國子監中學習了。」 不久丁公子會試考中進士,進京做官,攜帶葉生一起上任,轉眼過去一年。這一年中,葉生天天待在國子監裡埋頭苦讀,爾後參加順天府鄉試,終於考取舉人。正好遇上丁公子外放南河做典務官,跟老師說「此去上任,治所離淮陽不遠,先生功成名就,正好順途衣錦還鄉。」 葉生欣然答允,選好吉日,騎馬回到老家。只見家中門戶蕭條,心中不免傷感,慢慢推門進入庭院,恰好妻子手拿簸箕外出,一見丈夫面,嚇得簸箕掉落,撒腿就跑。 葉生趕上去詢問「如今我身份顯貴,三四年沒回家,便不認得我了嗎?」 妻子道:「你都死了好幾年,說什麼顯貴?只因家裡貧窮,孩子年紀又小,才將你棺材一直停在大廳中,遲遲沒有埋葬。你既已做鬼,那就不要出來嚇人,最多我發誓,明天就讓你入土為安。」 葉生聞言,惆悵莫名,走入大廳查看,果見靈柩儼然,一聲大叫,撲地而滅,魂魄自去地府報道,只剩下衣服鞋襪遺留在地。 葉生去世後,丁公子為人義氣,主動照料起老師一家妻小,又請先生教授小孩學問,幾年後,葉生兒子長大成人,參加科舉,中了秀才。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