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董書生

  董書生,字遐思,青州人,這一晚去朋友家赴宴,宴席上有一名走方郎中,擅長診脈,依次替在座客人摸脈看相,最後摸到董生跟另一名書生王九思,說道:「我閱人無數,從沒見過兩位這樣奇特的脈象。

說是大富大貴吧,其中又蘊藏貧賤,說是長壽吧,又蘊藏短命,而董君脈象尤其明顯。

在下本領有限,一時間也弄不明白。不敢妄下判斷,盼兩位好自為之。」董、王二人聞言,起初均有些害怕,但郎中話語偏偏又模稜兩可,聽後即忘,也沒往心裡去。 半夜董生回到家中,發覺房門未關,忙點起蠟燭查看,只見床上不知何時,多了一名年輕美女,正蓋著被子閉目熟睡,不由得有些心癢難耐,偷偷伸手到被子中摸了一把,察覺女子沒穿衣服,赤身裸體,更是興奮,當下摸來摸去,一直摸到女子臀部,忽然間摸到一根毛茸茸的尾巴,頓時大驚失色,啊地一聲叫了出來,撒腿往門外就跑。 那女子給叫聲吵醒,問道:「深更半夜,公子要往哪裡去?」 董生驚魂未定,跪倒在地,叫道:「仙女饒命,仙女饒命。」 那女子笑道:「你叫我作仙女,仙女都是又美麗又善良,那你為什麼怕我?」 董生道:「我不畏首而畏尾。」 那女子道:「哪裡來的尾巴?不信你再摸摸看。」說著拉住董生手掌,在自己背後輕輕按摩,卻是滑若凝脂,什麼都沒有,哪來的尾巴? 那女子笑道:「公子喝多了酒,也不知看到了什麼,就不分好歹誣賴人家。」 董生忙道歉道:「對不住,是我眼花,是我眼花。可是姑娘到底是誰?怎麼會睡在我床上?」 那女子道:「公子不記得東家少女了嗎?那時侯我還是個小孩子,轉眼已過去十多年了。」 董生恍然大悟「你是周阿鎖?」 那女子點頭道:「對了。」 「聽你一提起,我確實有些印象。十多年沒見,你可是越來越漂亮了。可是你怎麼會在我家?」 「我出嫁四五年,公公婆婆便即去世,過了不久,相公也死了。我成了寡婦,孤苦伶仃,無依無靠。

只好來投奔你這位少年夥伴。進門時天已黑,你又不在家,我便在屋裡等你,時間一長,天氣寒冷,無奈鑽進被窩取暖,你可不要見怪。」 好不容易碰上一位大美女,董生高興都來不及,哪裡會見怪?當下喜滋滋脫去衣服,與女子同床而眠,盡情歡樂。 過了一個多月,董生容貌變得十分枯瘦,心中害怕,尋思「郎中昔日說我命不久矣,果然半點沒有算錯。還是去找他救命要緊。」 兩人見面,郎中道:「公子妖脈纏身,病入膏肓,已經沒救了。我開幾劑藥方給你,聊盡人事。

聽我的勸,往後切不可接近女色,那麼還可多活幾天。」 董生淒淒涼涼回到家中,那女子又上來索愛,董生大怒,罵道:「不要糾纏我,我命不久矣。」 那女子冷笑道:「到了此刻,你還想偷生?」 到了晚上,董生上床睡覺,剛閉上雙眼,便做了一個春夢,夢中與那女子合體交.歡,醒來時內褲濕了一大片。從此後,董生天天做夢,天天夢遺,很快就吐血而亡。 另一方面,王九思在家讀書,見一女子闖入,美貌非常,忙放下書卷,笑問:「娘子從何處來?」 那女子正是狐妖,說道:「我乃董遐思鄰居,過去他與我交好,不想卻被狐妖迷惑,以致喪命。

這類狐妖十分可怕,公子定要小心提防。」 王九思感激涕零,當下與女子促膝長談,夜深後兩人寬衣解帶,同床共眠。 過了數日,王九思忽然做了一個怪夢,夢中見到董生,諄諄告誡自己「與王兄歡好者,不是別人,乃狐妖也,我就是被她害死的,眼下她又來害你。我已在陰曹地府中狀告此妖,定要報仇雪恨。王兄若想保命,七日之內,每晚最好在室外點一根佛香,千萬不要忘記。」 俄爾夢醒,王九思跟女子說:「我病得很重,恐怕難免棄屍山溝,有人勸我不要再行房事。」 女子道:「壽命長短乃上天注定,與行房事有什麼關係?公子不要聽人家胡說。」

語畢搔首弄姿,百般挑逗,王九思定力不夠,又荒唐了一夜。 是夜入夢,夢到董生前來,責怪道:「王兄,為什麼不聽我囑咐?你再這樣放縱下去,遲早會跟我一樣慘死。」 王九思十分後悔,暗中跟家人吩咐「今晚等我安歇,一定要記得在屋外插一支佛香。」 這一晚,女子照例前來私會,察覺屋外插有佛香,臉色大變,忙將香火掐滅,進屋安歇。

家人早有防備,重新點燃一支佛香插好。 女子皺眉道:「怎麼又點燃了?」 王九思道:「我也不知情。」 「是誰教你在屋外點香的?」 「或許是家人見我這幾天精神不好,聽信巫婆的話,點香為我祛災吧。」 女子歎氣道:「公子福澤深厚,我害死董遐思又來害你,的確是我不對。眼下我準備前往地府,與董公子對簿公堂,如果公子還顧念昔日溫柔,請不要弄壞我皮毛。」語畢,撲地而死,燭光下細瞧,原來是一隻狐狸。 王九思嚇得不輕,害怕狐妖死而復活,當即剝下狐狸皮毛,交給家人處置。 王九思自被狐妖迷惑,身體越來越差,病情很是嚴重,這一晚臥床養神,狐妖忽爾闖入,說道:「我已經去地府跟董生打完官司,閻王爺判定董生見色心動,死得不冤。而我誘惑男子,罪孽也不小,沒收了我金丹,復令還生。我的皮毛在哪?」 王九思道:「家人不知有用,已經扔掉了。」 狐妖聞言,慘然道:「我殺人太多,理應有此報應。但公子不念舊情,實在是太狠心了。」言畢,化一陣青煙,魂飛魄散。 狐妖既死,經過半年時間調理,王九思病情便即痊癒。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