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賈兒

  湖北某老翁,常年經商,奔波在外,他老婆晚上獨居,夢中似被男子騷擾,一驚而醒,只見屋中一狐妖,化身男子模樣,又矮又小,正對自己不規不矩,肆意輕薄,見女子醒來,嚇了一跳,身子疾縱,一溜煙般逃走了。 女子心中恐懼,忙跟十歲的小兒子提起此事,兒子很懂事,說道:「母親別怕,今晚我陪你睡,若有狐妖來犯,我會保護你。」 這一晚母子睡在一塊,兒子打點精神,嚴陣以待,一直等到深更半夜,仍不見狐妖蹤影,慢慢的困意侵襲,不知不覺打起鼾來。 第二日清晨,兒子從夢中醒轉,忽然發現母親不知所蹤,急得四處搜尋,來到一處柴房,只見母親赤身裸體,變得神志不清,顯然又被狐妖給玷污了,而且這一次狐妖變本加厲,更是弄得女子精神失常。 爾後的日子,女子被狐妖糾纏,開始瘋瘋癲癲,不是癡癡傻笑,就是拿著棍棒對兒子又打又罵,兒子又是憐惜又是心疼,對狐妖恨得牙癢,苦苦思索報仇之計。 這一天兒子拿著木板鐵釘,將母親臥室四周釘得嚴嚴實實,又拿來一把柴刀,在磨刀石上磨得鋒利無匹,心想「今晚狐妖不來則罷,如果敢來,我要它好看。」 到了晚上,狐妖果然前來,兒子早在一旁等候,見狐妖進了門,自己趕緊隨後跟上,守在門口一夫當關,一人一狐怒目瞪視,只見那狐妖露出本相,全身都是白毛,約有野貓大小。兒子一見元兇,忍不住破口大罵,那狐妖受不得激,張牙舞爪來斗少年。少年動作敏捷,手中柴刀砍落,一刀切斷狐妖尾巴,那狐妖一聲慘叫,鮮血汩汩流淌,狼狽遁去,所過處血跡斑斑,遍地都是血液。 少年順著血跡追蹤,來到一間莊園,血跡至此消失不見,微一尋思,心知肚明「看來此處乃狐妖老巢,死狐妖既然受了傷,此刻肯定躲起來療傷去了。沒關係,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過幾天等狐妖傷好,肯定會出來再次作惡,到時我饒不了它。」 於是回到家中,見母親瘋癲如前,並沒好轉,皺起眉頭尋思「看來狐妖不除,母親病情始終難以康復。」 不久,少年父親歸來,老商人見妻子容顏憔悴,神志混亂,忙請醫用藥,吃了幾貼藥方子,病情稍稍得到控制,但仍然不能徹底根除。 這一天夜晚,少年又來到莊園查探,只聽得腳步聲響,走過來三名男子,兩名年輕公子外加一名奴僕,那奴僕鬍鬚滿面,體貌特徵十分明顯,看一次就深印腦中,絕不會忘記。 只聽得兩名公子低聲細語,也不知說些什麼。過得半個時辰,兩名公子邁步散去,一名公子臨行時囑咐奴僕「明天可去鬧市中替我偷一瓶酒來。」 那奴僕諾諾答允,待兩名主子離開,脫下衣服在一塊巨石上閉目休息,少年藉著月光打量,只見那奴僕四肢面貌,與常人沒有任何區別,但屁股後面卻留有一條尾巴,少年心中一動,成竹在握,已想出一條對付狐妖計策。 第二天天一亮,少年便纏著父親上街遊玩,父子來到鬧市,少年指著一家皮毛店,跟父親說「爹,給我買一條狐狸尾巴。」老商人對兒子十分疼愛,想也不想,立即答允。 少年將狐狸尾巴收入懷中,又趁父親不備,偷了他幾吊銅錢,去酒店中買了一壺白酒,跟掌櫃說「老闆,我先將白酒存在此處,等會過來拿。」囑咐完畢,想起舅父舅母家就在不遠,決定登門造訪,去借一樣東西。 來到舅父家,舅舅得知小外甥到來,十分高興,迎入大廳,問道:「孩子,你母親病情怎樣了?」 少年道:「這幾天好了一些,舅舅不用擔心。對了舅父,最近我家經常鬧耗子,吵得母親睡覺都不安穩,這次前來,是特地跟您借老鼠藥的。」 舅父本是獵戶,聞言笑道:「老鼠藥,我家多的是。你要多少?」 少年笑道:「我家老鼠太多,最好多給些。」 舅父拿出一大包藥粉,塞入少年手中,說道:「收好了,我給你的老鼠藥劑量足,毒性烈,連大象都能毒死,用的時候謹慎些。」 少年不動聲色將老鼠藥收好,告辭離去,舅父道:「吃完飯再走嘛。」 少年道:「下次吧,父親還在大街等我呢。」一路快跑,返回酒店中,取回白酒,走到僻靜處,將一大包老鼠藥全倒了進去,搖晃均勻。 爾後重新回到人群,極目搜索,不久後迎面走來一名大漢,滿臉鬍鬚,正是昨晚所見那名狐妖奴僕,少年大喜,悄悄將狐狸尾巴擺正位置,於屁股後面半遮半露,笑嘻嘻上前跟狐妖打招呼。 一番寒暄,兩人混得很熟,少年問:「老兄,你住在哪裡?」 那奴僕撒謊道:「北村。你呢,又住在哪裡?」 少年道:「我住在山洞中。」 那奴僕不信,笑道「好好一個人類,為什麼住山洞,又不是動物?」 少年小聲道:「我家世世代代都住山洞,老兄與我乃是同類,您難道不住山洞嗎?」 那奴僕變色道:「誰跟你是同類?」 少年大笑,說道:「還不承認?昨晚我出來散步,路過一莊園,見到兄台伺候兩位公子飲酒,三位老兄屁股後面都留有尾巴,難道不是狐妖嗎?」說話間慢慢扯起衣裳,露出買來的那條狐狸尾巴,說道:「我輩混跡人群,雖能千變萬化,可惜此物始終難以隱藏,真是可恨。」 奴僕點頭道:「是啊,要想隱藏尾巴,只有千年狐狸精方能辦到,咱們這類小狐妖,法力還是太低了。對了少年,你此趟出來,所為何事?」 少年道:「我奉了父親命令,出來買酒。」 那奴僕道:「真是巧了,我也奉了主人命令,出來買酒的。」 「買到了嗎?」 「我等小狐妖,身無分文,哪來的錢買酒,只有去偷了。」 「偷酒的差使豈是人幹的?擔驚受怕。」 「主人有命,又有什麼法子?」 「你主人是誰?」 「就是你昨晚見到的那兩位公子。這兩人一個看上了北村王家媳婦,一個留戀東村某老翁妻子,可惜老翁兒子太可惡,一刀砍斷主人尾巴,將養了十多天才康復呢。好啦,跟你說了這麼多話,我得走了。不然耽誤了偷酒,主人會責罰的。」 少年道:「偷酒太危險,不如買酒容易。我剛好買了一瓶白酒,如不嫌棄,就送給老兄好了。」 奴僕笑道:「那怎麼好意思?你將白酒給了我,自己怎麼辦?」 少年道:「沒關係,我身邊還有些碎銀子,再去買一瓶就是。老兄,我一見你面就覺得十分投緣,這瓶白酒無論如何也得收下,不然就是瞧不起我。」 那奴僕大喜,收下白酒,感激道:「好兄弟,我交了你這個朋友。有機會請你喝酒。後會有期,告辭了。」言畢,自顧去了。 這一天晚上,少年母親不再發瘋,安安靜靜上床就寢。少年心中得意「計策成功了。」天一亮就拉著父親去莊園查探,只見兩隻狐狸僵死於地,口中尚有鮮血流出。屍體旁酒瓶猶在,裡面還留有小半瓶酒水沒有喝完。 少年將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告訴父親,老商人又驚又喜,笑道:「兒子,你真有本事。這樣的好計策,為什麼不事先告訴我?」 少年搖頭笑道:「狐狸最是狡詐,要是洩露了消息,計策就不靈了。」 老商人笑道:「我兒厲害,不輸給昔日陳平。」 父子二人說說笑笑,將兩隻狐狸屍體提回家中,其中一隻狐狸尾巴斷了半截,正是淫辱少年母親的罪魁禍首,此刻終於伏誅。 狐妖既死,少年母親病情很快便即痊癒。幾年後,少年長大成人,騎馬射箭樣樣精通,做官一直做到總兵。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