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丐仙

世家子弟高玉成,自幼學醫,醫術高超,尤擅針灸。不論貧富貴賤,平等對待,有求必醫。 這一日,城中來一乞丐,腿有膿瘡,臥睡道旁,渾身污血狼籍,臭不可聞。

高玉成乍見之下,心生憐憫,將乞丐扶回家中,悉心照料。數日後,乞丐病情好轉,只是為人邋遢,身上臭味濃厚,人不敢近。 更有一般壞處,乞丐食量巨大,一日三餐,湯餅蔬菜,吃了還吃。

僕人不悅,跟高玉成說:「潑乞丐實在可惡!昔日臥睡街頭,風餐露宿,哪得溫飽?

如今倒好,白米.果蔬,敞開供應,尚不知足。

天下間哪有這樣的好事?再這樣下去,家底都給吃光了。」 高玉成不以為然,笑道:「幾碗米飯,數顆白菜,能花幾個錢?

他喜歡吃,那就讓他吃個夠,此事到此為止,不許再發牢騷。」 僕人訴苦道:「少主,你是不知。光吃白米蔬菜也就罷了,可是賊乞丐不知羞恥,竟然要吃狗肉,這大冷的天,我去哪給他找狗來殺?

還有,賊乞丐不僅要吃狗肉,還要喝酒,三文錢的燒刀子不喝,非得喝二兩一壺的杏花春。

他奶奶的,二兩一壺的杏花春,你就是把我全副家當賣了,也買不起啊。」 高玉成笑道:「不就二兩銀子麼?瞧你這點出息。

諾,這是一百兩銀票,你好好收著,往後乞丐若要喝酒,你賠他一起喝,若要吃肉,隨他吃多少,一日三餐,頓頓供應。一概花銷,全算在我頭上。」 僕人歎了口氣,無奈答允。 如此過去數周,這一日暖陽高掛,堅冰消融,高玉成親自前往病房,看望乞丐,問道:「身體怎樣,病情可痊癒了?」 乞丐道:「公子醫術如神,生死人而肉白骨,老乞丐祖上積德,身子骨早復原了。」 高玉成道:「那就好。在這裡可住得習慣?還有什麼要求嗎?」 乞丐道:「要求嘛,倒真有一個,能否給我換個僕人?」 高玉成訝然道:「怎麼,僕人態度不好?」 乞丐道:「豈止不好,簡直混賬。前天我說背上瘙癢,讓他給我撓撓。

狗奴才白眼一翻,不僅不撓,反而破口大罵,問候我親屬。

老乞丐我活了四五十歲,一輩子沒吃過虧,臨到頭來,祖宗八代居然給人罵了,是可忍,孰不可忍?」 高玉成道:「此事是我不對,沒管好下人,你放心,我會處理的。」

二話不說,找來僕人,一頓抽打。 僕人挨打後,懷恨在心,這一晚趁乞丐熟睡,偷偷潛入臥室,放起火來。

火焰沖天,濃煙滾滾。 高玉成聞訊,大驚失色,匆匆趕來救火,但火焰凶悍,如何能救?

不大會功夫,房屋燒盡,只剩下一堆黑炭。 高玉成連連跺足,歎氣道:「完了,乞丐完了!」正自氣惱,平地間忽然傳來一陣鼾聲,凝神一瞧,只見廢火堆中捲著一張棉被,那乞丐躲在被中,蒙頭大睡,鼾聲如雷,將他叫起,乞丐揉揉眼睛,故作驚色,叫道:「哎呀,房屋怎麼沒了?幸好老乞丐福大命大,沒給燒死。」

高玉成大喜若望,尋思:「哪有凡人不怕火燒?好個乞丐,真人不露相,原來是世外高手。」笑道:「道長好本事,相處日久,還沒請教姓名?」 乞丐道:「下等百姓,沒讀過書,起不來好名字,叫我陳九吧。」 高玉成笑道:「道長過謙了,你若是下等百姓,那我等凡夫俗子,豈不是賤如豬狗?」 乞丐道:「公子這句話大有玄機,正所謂眾生平等,人與豬狗,原本沒什麼區別。」

語畢,哈哈大笑。 自此後,高玉成與乞丐相交過密,形影不離。乞丐言辭風雅,棋藝通玄,高玉成每次與他對弈,逢賭必輸。於是收斂傲氣,拜乞丐為師,苦練棋路,日積月累,頗具心得。

時光飛逝,轉眼一年過去。 這一日,兩人閒聊,乞丐說道:「我要走了,叨擾公子日久,實在過意不去。

今日黃昏,我在園中設宴,若不嫌棄,請移玉足。」 高玉成道:「相聚甚歡,為什麼突然要走?況且擺宴請客,開銷不小,哪能讓您破費?」 乞丐道:「區區一桌酒席,也花不了幾個錢。」 高玉成尚自遲疑,說道:「時方嚴冬,園中風急,只怕太冷。」 乞丐道:「無妨,且跟我來。」兩人踱步而出,不多時園亭在望。

至園中,只覺氣候溫暖,有如陽春三月。又入亭中,放眼所見,鳥兒成群,鮮花似錦。 亭中桌椅,一律鑲以瑪瑙,碧玉為飾,極盡豪奢。一座水晶屏風,溫瑩透徹,光可鑒影。

屏風內別有洞天,花樹搖曳,或開或落。又有白鳥似雪,往來穿梭。 高玉成大開眼界,嘖嘖讚歎,用手去摸屏風,鳥兒散去,鮮花凋零,再一回撤,景物依舊,花仍是花,鳥還是鳥。 主客坐定,一隻八哥裊裊飛來,口吐人語:「上茶。」

話音剛落,一頭朝陽丹鳳口銜玉盤,放在桌面。盤內兩隻琉璃盞,注滿香茗,熱氣蒸騰,茶香四溢。 茶後,乞丐隨手捲起琉璃盞,放回盤中,那丹鳳一聲鳴叫,尖嘴伸縮,咬住玉盤,振翅而去。 八哥清一清嗓音,又叫道:「上酒。」

一隻青鸞,一頭黃鶴,翩翩自日中飛到,一銜金壺,一銜玉杯,紛置桌上。

頃刻之間,群鳥飛舞,接踵而至。或獻珍饈,或進美味。桌上菜餚如山,無一不是上品。 高玉成大喜,開懷暢飲,酒到杯乾。 乞丐見他海量,笑道:「玉杯太小,不夠過癮,得換大碗。」八哥聞言,扯開嗓子叫道:「取青銅杯來!」語未畢,一隻巨型蝴蝶自天邊降臨,大如野雁,兩翼舒展,五彩繽紛。 巨蝶獻上鸚鵡杯,純銅打造,大如米鬥。一杯下去,就是數斤佳釀。

乞丐略略一笑,吩咐巨蝶「勸酒!」 巨蝶聞言翻飛,搖身一變,化為妙齡少女,繡衣蹁躚,近前斟酒。

乞丐搖頭道:「美酒雖好,可惜少了佐酒之物。」 少女會意,擺動纖腰,跳起舞來。舞姿曼妙,出塵若仙。

舞到酣際,少女足尖離地,彎腰仰首,頭與腳齊,翻身起立。凌空扭動,不履塵埃。且舞且歌,唱道:「連翩笑語踏芳叢,低亞花枝拂面紅。曲折不知金鈿落,更隨蝴蝶過籬東」餘音裊裊,繞樑不絕。 高玉成大喜,一把拉過少女,摟入懷中,命她飲酒。美色在前,心搖意動,忍不住摸摸抓抓,肆意輕薄。少女不悅,伸出玉手,在高玉成額頭上重重一彈。

高玉成吃痛不過,一聲大叫,雙眼模糊,凝神一瞧,少女已變作猙獰夜叉,凸眼獠牙,黑皮如橘,丑不可言。心中大懼,趕緊撒手,驚魂未定,渾身顫抖。

乞丐呵呵大笑,隨手拿起一根筷子,刺中夜叉尖嘴,斥道:「放肆!還不退去。」 筷嘴相擊,只聽得一聲脆響,夜叉應手而倒,重新變回蝴蝶,飄然遁去。

高玉成連受驚嚇,告辭而出。亭外月色如洗,隨口問道:「丐兄,美酒佳餚皆自空中而來,難道貴府在九天之上?果真如此,能否帶我上天一遊?」 乞丐道:「可以。」攜手跳躍,騰空飛昇。至一高門,口圓如井,並肩而入,門內光明如晝,腳下道路皆以蒼石砌成,光滑潔淨,一塵不染。不遠處一顆大樹,高數十丈,開滿紅色花朵,大如白蓮。

樹下一女子,手持衣杵,正自浣紗,容顏秀麗,不可方物。高玉成本性風流,乍見女子,驚若天人,注目凝視,癡癡若呆,望而卻步。 女子見他無理,一聲冷哼,怒道:「哪來的登徒子,如此放肆!」

隨手抓起衣杵,用力擲出,說巧不巧,正中後背。 高玉成一聲大叫,疼痛難忍,臉有怨色。乞丐情知闖禍,叫道:「呆子,得罪了『碧靈真君』,後患不淺,還不快走?」不由分說,拽住高某衣袖,匆匆逃遁。 至南天門,乞丐說道:「緣分已盡,從此永別。

我有一言奉告:公子壽命將盡,若欲免災,明日早起,速避西山。」

用手一指,遠處飄來一朵白雲。 高玉成縱身一跳,躍上雲端,白雲冉冉飄落,漸行減低,至地面而止。

四顧一瞧,身在園中,不見乞丐蹤影,花謝凋零,景物已非。 回去後跟妻子提起此事,相共駭然。脫下外袍檢視,後背上一點鮮紅,奇香瀰漫,久不退散。 次日天明,高玉成裹糧入山,大霧籠罩,茫茫然不辨路徑。

慌亂間狂奔瞎走,失足墜入雲窟,洞底深不可測,抬頭仰望,雲氣蒸騰,目不能視,歎氣道:「丐仙令我避難,始終難免。何時出此洞窟?」 正自煩惱,洞內隱隱有光,尋覓而入,裡面別有天地,正中一張石桌,桌旁三名老朽,正自下棋,見高某闖入,不聞不問,只顧對弈。 高玉成本是棋迷,也不說話,樂得一旁觀賞。

末了局終,三老朽收子入盒,問道:「貴客何以至此?」 高玉成道:「迷途墜落。」 老朽道:「此非人間,不宜久留,我送公子回去。」

隨手提起高某衣領,用力一扔,高玉成只覺身軀如箭,急射而出,腳踏實地,重回山中。 四周圍景物變幻,樹葉枯黃,蕭蕭木落,已是深秋。

高玉成大驚失色,自語道:「我入山時還是寒冬,怎麼轉眼間就入秋了?」

狂奔至家,妻、子見面,相聚而泣。 妻子一面哭泣,一面抱怨:「相公離家避難,一去三年,音訊全無,害我相思煎熬,擔驚受怕,怎麼如此狠心?」 高玉成道:「怪了,我去了這麼久嗎?怎麼感覺也就一瞬間?」

自腰中取出乾糧,盡為灰燼。 妻子道:「自相公去後,有一晚入睡,夢中見到二人,皂衣閃帶,似是差役。

洶洶入室,四顧張望,問我:『你相公呢,去哪了?』我說:『相公有事外出,你們是誰,怎麼無故闖入女子閨房?』

二人態度傲慢,不屑理我,出門而去,邊走邊道:『怪事,怪事!』」 高玉成恍然大悟,笑道:「此二人必是鬼差,前來索命。幸虧丐仙搭救,逢凶化吉,造化不淺!」

夫妻對視,劫後餘生,喜不自禁。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