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張雲容

  薛昭在唐朝元和末年當平陸縣尉。

以義氣自負,平時景仰郭代公、李北海的為人。

因為夜裡值宿,囚犯中有個為母親報仇而殺了人的,薛昭就給他銀錢把他放跑了。

因此縣裡向廉使報告,廉使又向皇上奏本,薛昭被治罪貶到海東為民。聖旨降下的那天,薛昭不顧家產,只扛著一隻銀鍋就走了。

有個叫作田山叟的客人,有人說他已幾百歲了。他一向與薛昭關係很好,就帶著酒在道上攔住薛昭請,他喝酒為他送行。

田山叟對薛昭說:「您是個義士啊!為別人解脫禍患而自己承擔罪名,真是荊軻、聶政一類的人物啊!請讓我跟著您。」

薛昭不同意,田山叟一再請求,薛昭才答應了。

到了三鄉那天夜晚,田山叟脫下衣服作抵押賒來了酒,喝得大醉,就把左右的人支開,對薛昭說:「你可以逃跑了。」

就與薛昭拉著手出了東郊,又贈給薛昭一粒藥,說:「這藥不僅能去病,吃了它還能不吃糧食。」

又約定說:「從這裡走只要遇到道北有樹林、草木叢生繁茂能遮蔽住人的地方,就可以暫時隱藏在那裡,不僅能逃避災難,還能獲得美人。」

薛昭告辭走後,路過蘭昌宮,那裡有古老的大樹、高高的竹子,從四面圍住了那個地方。

薛昭就跳牆進去,追捕他的人儘管東奔西走,也沒能找到他的蹤影。

薛昭藏在古殿的西間,到了夜晚,風清月明,看見台階前有三個美女,說說笑笑地來了,互相作揖,謙讓著上了花茵之上,用犀牛角的杯子斟酒喝。

居於首位的女子把酒灑在地上禱告說:「吉利吉利,好人相逢,惡人想避。」

挨著她的那個女子說:「美好的夜晚歡樂的聚會,雖然有好人,哪裡容易相逢啊?」

薛昭從窗戶縫裡聽到了這些話,又記住了田山叟關於得到美女的預言,就跳出來說:「剛才聽夫人說,『好人哪裡容易相逢啊』,我薛昭雖然不成才,願充好人之數。」

三個美女驚訝了很久,才說:「您是什麼人,卻隱藏在這裡?」

薛昭就把實情全對她們說了,女子就在花茵的南邊給薛昭擺設了座位。

薛昭詢問她們的名字,她們告訴了他,大一點的叫雲容姓張,其次叫鳳台姓蕭,再次叫蘭翹姓劉。

酒喝得將盡興的時候,蘭翹命人拿骰子,對另兩個美女說:「今天晚上佳賓相會,必須有所匹配,請擲骰子,遇到綵頭強的,才能侍寢。」

於是三人都擲一遍,雲容的綵頭贏了。蘭翹就命薛昭靠近雲容姐坐著,又拿雙杯給他們敬酒說:「這是所說的交杯酒啊!」

薛昭向她們稱謝,趁便問:「夫人是哪裡人?因為什麼到這裡?」

雲容說:「我本是開元年間楊貴妃的侍兒。貴妃很愛惜我,常讓我在繡嶺宮獨自跳《霓裳舞》。

貴妃贈我一首詩,詩中說:『羅袖動香香不已,紅蕖裊裊秋煙裡。輕雲嶺上乍搖風,嫩柳池邊初拂水。』

詩寫成後,唐明皇吟詠了很久,也有繼和的詩,只是我沒記住罷了。

還賜給我雙金扼臂,因此寵幸超過那群同輩之人。

那時經常遇到皇帝與申天師談論學道的事,唯獨我和貴妃有機會偷聽;又多次侍奉天師喫茶吃藥,很得天師憐惜。

有一次,趁空閒之時,我向天師叩頭討藥。天師說:『我不是捨不得給你藥,只是你沒有緣分,不能久在人世,怎麼辦呢?』

我說:『早晨獲知了道理,晚上就死也可以了。』

天師就給我一粒絳雪丹,說:你只要吃了它,即使死了身體也不能壞。只要能把棺材做得大一些,墓穴寬一些,把真玉含在嘴裡,墳土疏鬆而有風,就可以使魂不能飄到空中,魄也不沉寂。有物拘制,陶出陰陽,一百年後,遇到活人,得到交配的精氣,可能重新活過來,就成為地仙了。』

我在蘭昌將死的時候,把天師的這些話全告訴了貴妃。

貴妃體恤我,命中貴人陳玄造辦理安葬的事。送終的器具,全都像約定的那樣辦到了,到現在已經一百年了。

仙師所說的預兆,莫非在今宵良會嗎?這就是宿緣啊,不是偶然的呀!」

薛昭就問她申天師的相貌,原來就是魁梧的田山叟。薛昭大驚說:「山叟就是天師,這是明擺著的了!不然,為什麼設法讓我符合昔日的事情呢?」

薛昭又訊問蘭翹和鳳台兩個人的情況,雲容說:「她們也是當時宮中有姿色的宮女,被九仙媛所忌恨,把她們毒死了,安葬在我的墳旁。我跟她們交遊,不是一朝一夕了。」

鳳台要求擊席唱歌,送給薛昭、雲容酒歌,歌詞是:「臉花不綻幾含幽,今夕陽春獨換秋。我守孤燈無白日,寒雲隴上更添愁。」

蘭翹的和詩是:「幽谷啼鶯整羽翰,犀沉玉冷自長歎。月華不忍扃泉戶,露滴松枝一夜寒。」

雲容的和詩是:「韶光不見分成塵,曾餌金丹忽有神。不意薛生攜舊律,獨開幽谷一枝春。」

薛昭也和詩說:「誤入宮垣漏網人,月華靜洗玉階塵。自疑飛到蓬萊頂,瓊艷三枝半夜春。」

賦詩完畢,便聽到雞叫,三個女子說:「可以歸室了。」

薛昭就抓著雲容的衣服,飄然而行。開始覺得門戶太小,等到經過門檻,卻沒有什麼妨礙。蘭翹、鳳台也告辭,到別的地方去了。

只見燈燭發出微弱的光,侍婢凝神站著,帳帷都是繡花的絲綢,像貴戚家裡一樣。

他們就同寢同處,薛昭覺得特別快慰喜悅。如此過了幾個夜晚,只是不知天黑天亮。

雲容說:「我的肉體已經復甦了,只是衣服破舊,再得到新衣服,就可以起來了。

今有金扼臂,您可以拿著到附近縣裡去換些衣服。」

薛昭害怕不敢去,說:「我怕被州縣抓去。」雲容說:「不必害怕,只要拿著我的白綃去,有急難就用它蒙上頭,就沒有人能看見你了。」

薛昭答應了這件事,就到三鄉去賣金扼臂,買來雲容需要的衣服,夜裡回到墓穴,雲容正迎著門笑呢。把他領進去,說:「只要打開棺材,我就能自己起來了。」

薛昭按她所說的去做,果然看到雲容的肉體已經活了。

等到回頭再看帷帳,只見到一個大墳墓,有許多冥器和服飾金玉。

他們只取了寶器就出去了,薛昭就與雲容一起回到金陵悄悄住下來,至今還在,從面容和頭髮看,都沒有衰老,難道不是因為都吃了天仙的靈藥嗎?申天師名叫申元。

Author :

鱷魚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