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不要錯過孩子給我們上的課

  答 疑 課 孩子頭一遭降臨人世。他懵懂無知,對這個新鮮又陌生的世界充滿了好奇。小小的他很實際地接觸這個世界:這是什麼?為什麼會這樣?他需要知道,什麼樣的事情會造成什麼樣的後果。我們往往不回答孩子們的提問。一來我們覺得沒有必要,這問題實在太天真;二來我們馬上拿不出正確的答案。我們對這個世界也幾乎一無所知。 有個很小的女孩,她看到秋天來了,樹葉開始凋落,就想:樹葉和花兒是不是從天冷的國家,飛到了天正暖和的國家裡呢?每個聽到她這番話的成年人都捧腹大笑。小姑娘耐心地等到大人們笑聲漸歇才問:「那秋天的樹到底是怎麼回事呢?」除了兩三個平常的句子之外,大人們再也想不出什麼話來回答她。因為大人也不知道!而且我們知道得越少,就越容易被孩子旺盛的求知慾激怒。 孩子很明智地對待物品。他們不瞭解物品的價格,對物品的態度總是建立在愛的基礎上。不必買貴重的禮品給孩子,因為對他來說,東西值多少錢無所謂,關鍵得讓他喜歡。孩子不懂得珍惜東西,他們殘酷而不加選擇地破壞一切。孩子的一天就好像一年。他珍愛的東西總在不停地變換。也許早晨他還最喜歡瓷小鹿,把它藏在枕頭下怕摔壞,而到黃昏時分,他的注意力又被其他東西吸引去了。箇中的緣由沒有人能搞清楚。 在家長看來,搞壞了玩具的孩子簡直像是人民公敵。實際上,從不「破壞」玩具,從不想搞清楚玩具裡面有什麼秘密的孩子,才應該趕快去看醫生。醫生的診斷大概會是:沒有求知慾。但真正患有這種所謂的「求知慾缺乏症」的成年人,才是不計其數。 榜 樣 課 孩子們非常需要父母或者在自己生命中扮演其他主要角色的成年人,有各自重要而頗具情趣的生活,孩子不允許人隨便介入這種生活。這就意味著,在這個偌大的世界上,你的爸爸或者媽媽佔據著重要的地位,彷彿就連天體的運行也有他們的功勞。這和虛榮心毫無共同之處。 善良而寵愛孩子的父母總想盡可能多地為他們做奉獻。但大人一忙起來可能就忽略了:哪怕你只瞥孩子一眼,對他來講都至關重要。漸漸地孩子會發覺,父母心中都有個旁人不得進入的禁區。受寵的孩子很容易產生這樣的念頭:這世界上沒有什麼父母擁有、但他卻得不到的東西。可當他意識到,父母也有自己的精神生活的時候,他和父母間就出現了一種嶄新的關係。孩子會發現:啊!原來,不光我有自己感興趣的事,他們也有。 有這樣一個孩子,他是給我做手術的醫生的兒子。有一天他對我說,他的父親是個很帥氣的人。為什麼他不說父親「善良」、「有權威」,而說他很帥?很簡單,只因為在他眼裡,父親相當帥氣。 游 戲 課 大人們常愛重複一句令孩子不安的話:都那麼大了,還像個小孩子似的玩。應該明白,這是一種罵人話。另外,孩子迷戀故事也被某些望子成龍心切的家長視為發育不良的標誌。 亞努什·科爾恰克描寫遊戲更勝一籌。他寫道:「重要的不是玩什麼,而是怎樣玩,玩的時候有些什麼想法和感受。玩洋娃娃這樣簡單的遊戲,可能玩得很巧妙;下象棋這種看似『高等』的遊戲,卻可能玩得很蠢,並且很孩子氣。救火、打獵或者假扮印度人的遊戲,玩起來都可能頗為有趣,且充滿了生動的想像力;相反,讀書有時也會毫無意義。做遊戲需要有個好夥伴,還要受到鼓勵,換言之,能得到玩兒的自由。」 著名建築師伯努瓦回憶錄的一些章節也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他寫到:父親送給他一大盒做工精緻的玩具小兵。幼時的他常常幾個小時地玩這些精巧的玩藝。他總在和小兵的交戰中戰勝它們,然後「照料」傷員:把損壞的小兵粘起來,再重新上色。數年之後,這些兒時遊戲裡的想像躍然於他氣勢磅礡的劇院設計草圖上。徹底、真實而由衷的自由,這就是遊戲。 或許,有些人只在童年時代是勝利者。而另外一些人,童年時養成的扮演勝者角色的習慣,可以受用終生。有些人學會了取勝,就把這作為一個起點,直至鬢髮斑白,他依然會忠實於童年。 家長大聲呵斥孩子們的時候,他們未必明白,他們的怒吼會使生活發生怎樣細微的變化。有時,這是不可避免的,但不一定有效果。事實上,可以在玩的過程中學會最複雜的東西。試著掌握它! 感 謝 課 孩提時代,人能夠注意到一切事情。真是如此! 敏銳的觀察力使孩子們很快明白,這世間有許多不愉快的事,快樂只是一小部分。那麼孩子靠什麼辦法恢復被某些人破壞掉的平衡呢?只有憑借欣喜和感謝。 魔術師演出服上閃光的亮片,碩大的氣球,滑稽可笑的小狗——這一切都可以帶給他突如其來的歡樂。 為什麼小時候看到金龜子會驚喜得連心都緊縮起來?童年逝去了,但有關金龜子的記憶卻留存下來。和童年時光一起逝去的還有感激一切喜悅的能力。 我尊重那些看到彩色玻璃都能現出會心微笑的人。這樣的玻璃總是在柏油路上閃閃發光。大人們常常問:為什麼孩子要掙脫大人的手,退回到走過的路上去?這全都因為大人們沒有向地上看一眼,或許那兒躺著一塊紅色的玻璃,是那種罕見的發紫羅蘭色的紅玻璃。 撒 謊 課 撒謊是我們在孩子幼年時教他們的。最不傷人的謊言是:「你就說我不在家。」通常是懶得去接電話。孩子們對說出的每句話都認真負責,而我們呢?大人往往想說就說了,而後又反悔。 媽媽早晨信誓旦旦地向孩子保證,午飯後他們一起去散步。而午飯過後,媽媽卻說,她沒勁兒了。那當初為什麼要許諾呢?要知道,這些微小、毫無惡意又有理由可解釋的謊言正一點一滴積攢起來。於是孩子就會發現:幾乎所有的大人都隨便說話。他們的言行之間根本沒有相互聯繫。因此,孩子們當然會相信那些保證自己言出必行的人。為什麼有時成年人能很輕易地騙孩子跟他走?甚至很多情況下大人都用不著說服他,通常只需這樣說:「我那兒有小魚,你想不想現在去看看?我開車帶你去,你有時間嗎?」 懲 罰 課 我們每天都在互相懲罰:我們懲罰孩子,而他們又反過來懲罰我們。 有人會反駁,懲罰往往是不可避免的。家長時常蠻不講理而毫無顧忌地教訓孩子,輕則邊哭邊嚷,重則粗話連篇、謾罵不休。這使有過失的孩子覺得自己真是犯了大錯。但自以為行為高尚的父母,是否相信這種具有侮辱性質的打罵算是有益的行為呢? 他們用另外的方式來懲罰我們這些成年人。他們不再相信我們,更要命的是,他們不再對我們抱以希望。 我的書桌上放著一頁紙,每次我要伏案工作的時候總能看到它。它一直擺在那兒,看到它,我的精神就會為之一振。上面摘錄的同樣是亞努什·科爾恰克的一段話:「難道你不害羞嗎?你還真地發怒了。看,孩子那麼嬌小、單薄、孱弱而無助。這不是指他將來會是什麼樣,而是他今天的樣子。在他剛會開心地喊叫並綻放出燦爛微笑的時候,孩子知道自己的不完美是何等重要,他們能夠猜測得到。還是讓他們多享受這懵懂無知的時光吧!讓他們多休息休息吧!」

Author :吳雪蘭

鱷魚系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