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918poiu’s diary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董青建

 齊朝的董青建,不知是什麼地方的人,父叫賢明,建元年初,做越騎校尉。

起初青建的母親宋氏,懷著青建時,夢見有人告訴她說:「你一定生男孩,身上有青痣,可取名為青建。」等生下來果真像說的那樣,就取了名。

舉止言談文雅,性情寬厚溫和,家人從未看見他的怒色。

看見的人都感到他與眾不同,到了十四歲而做州辟主薄。

建元年初,皇儲鎮守樊漢,他做了水曹參軍。

第二年七月十六日得了病,自己說:「不用救治。」

到了十八日,臨死時坐起對他的母親說:「罪盡了福就來了,我們的緣份永遠斷絕了,願母親自愛,不必憂愁思念。」

於是失聲痛哭,聲斷氣絕。將要把他殯葬在喪齋前。

那天夜裡他在靈柩裡說:「生死是兩條道,不要安葬在齋前,自當有個建佛像的道人來迎接我。」

第二天,果然有個道人來,名叫曇順,即按靈柩的話,對曇順說了。

曇順說:「貧道住在南林寺,建了丈八像剛建成,賢子卻有這樣的感應,寺西面有一點空地,可以安葬他。」

於是就把青建葬在寺邊。三天後,他的母親領親屬十多個人。

在墓的東邊看見青建象活著的一樣,說:「願母親不要悲哀,還是回去,青建現在還在寺中住。」

母親就止住了哭聲而回,全家吃素而長久齋戒,到了閏月十一日,父賢明又夢見青建說:「願父親暫且到東齋。」

賢明便香湯沐浴,出東齋齋戒,到了十四的夜裡,在光明中聽見青建的叫喊聲,驚起,看見青建在齋前象生前一樣。

父問:「你住在什麼地方?」

建答:「從死中回來。住在練神宮中,已滿了百日應當從憂愁中解脫而升天。

建不忍見父母兄弟哭泣悲傷。

三七日禮拜各位佛菩薩,請四天王,所以能夠暫時回來。

願父母從今以後,不要再啼哭於祭祠了。

阿母已發下誓願要見我,不久當命絕,就和我同在一起了。

父壽可得七十三年,命終後,應當受三年的罪,父要勤苦行道,就可解脫。」

父問:「你從黑夜中來,哪裡來的光明。」

青建說:「今天和菩薩諸天人同來。這是他們身上的光罷了。」

又問到:「你天上認識誰?」

青建說:「看見王車騎,張吳興。外祖宋西河。」

青建說:「不只是從這一家中生,從四十七年以來,到七處死七處生。

已經得到四道的成果了。

先發七願,願生在人間,所以經歷了生死,從今後永遠完結。

雖然得到七次苦痛,我臨死時,就看見七處生與死。

所以大哭的原因,是和七家分別了。」

問道:「你都出生在誰家?」

青建說:「生在江吏部,羊廣州,張吳興,王車騎,蕭吳興,梁給事,董越騎等家。只在這裡活了十七年。

在別處只生活三、五年罷了。

從今以後,嚴酷的歲月很多,應當勤心修建功德。

我看見世人死了,許多墮入三塗,生天的人少。

勤勉精進,就可以免度。

發誓願升天,也能相見,只是去和來是不一樣的,不能互相約定日期。」

又問到:「你母親憂愁想你而欲死,可讓她見見你?」

建說:「不必相見,更加使她傷感痛苦罷了,只按先前說的那樣。

諸天人已去,不容我久留。」悲慘而傷感,忽然不見了。

去了之後竹林左右還有香氣。家人也都聞到了香氣。

青建說所生的七家中江概、羊希、張永、王玄宋漠、蕭惠明、梁季文家。賢明也就出家了,名叫法藏。

Author :

鱷魚系列 私密保養品 情趣玩具 另類情趣用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