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智取毒液

美國佛羅里達州邁阿密的蛇類展覽館內,遊客們正圍在一個特別的水泥坑旁,觀看一場驚心動魄的表演。

展覽館館長比爾·哈斯特身著白襯衣,站在坑內。

他用一端帶有掛鉤的木棍將一條重15磅的大眼鏡蛇從一隻筐裡挑出放在地上。

蛇一觸地,馬上就想溜之大吉,比爾隨即用鉤子把它拉回來。

他直視著眼鏡蛇那冷漠的雙眼,毫無懼色。

蛇被激怒了,直豎上身,頸屏怒展,嘶嘶作響,想以此唬住進攻者。

比爾不吃它那一套,他步姿輕快,像貓一樣靈巧地用手去抓這條14英尺長的毒蛇。

像體操運動員在平衡木上表演一樣,他的一隻手不斷地左右來回擺動,借此吸引蛇的注意力。

這樣,他就可用另一隻手出其不意地去擒蛇的脖子。

然而,蛇的環視角度是212度,它能同時注意比爾的兩手動作,比爾的幾次進攻都歸於失敗。

蛇看到比爾伸出手來抓它時,立即猛伸毒舌,襲擊對方。

突然,比爾的右手閃電似的一劃,便鉗子般地抓在蛇頭下方。

蛇拚命扭動,下顎猛張,企圖掙脫,向進攻者反撲。

比爾不想浪費一滴毒液,他迅速地將蛇抓到一隻蓋著橡皮塞的燒杯前,將毒牙狠勁地刺穿橡皮塞。

那毒蛇誤以為這是人體,就兇猛地咬著。

一股像蜂蜜似的濃度極高的琥珀色毒液流進了燒杯。

比爾要的正是這種毒液,它能在幾分鐘內使人一命嗚呼。

在今日美國,一些醫學家經過反覆實驗,發現憤怒的眼鏡蛇射出的毒液對風濕性關節炎和各種硬化症具有奇特的療效。

為了獲取毒液,比爾每天冒險擒蛇擠毒。一旦獲得新鮮毒液,他就立即在嚴格的科學條件下將毒液冷凍。

以便貯存,備以急用。

目前,這種琥珀色的固體毒液在市場上已出售到每克50美元,幾乎與黃金同價。

比爾每年大約可以出售兩公斤左右的毒液,這意味著他要在來自21個不同國家的毒蛇身上擠出大約3.6萬滴的毒液。

比爾工作的危險性使他在很早以前就開始摸索人體對毒液的免疫力。

最後,他採用稀釋眼鏡蛇毒液注入自己體內的方法。

用鹽水溶液把毒液沖淡1000倍,開始在體內注射1%毫升,以後逐漸增加劑量。

他曾被毒蛇咬傷過無數次,有幾次曾是生命垂危,奄奄一息,但他那具有抗毒能力的血液,使他次次轉危為安。

他的血液現在被認為是治療毒蛇咬傷的良藥。

他多次長途飛行,把自己的血輸給那些被毒蛇咬傷危在旦夕的人,至少有20個人是用他的血救活的。

比爾長久以來就對毒蛇毒液有著濃厚的興趣。早在40年代初,他是一家航空公司的工程師,乘工作之便,他遍游世界,與專家交談,收集各種蛇類。

經過多年的準備籌建,他於1948年在邁阿密建造了這座蛇類展覽館。

這展覽館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入口頂端有一尊巨大的眼鏡蛇塑像,體現著比爾為戰勝和征服眼鏡蛇的決心。

 

 

Author:於良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