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聊齋故事-成仙

文登縣有兩位男子,一名周生,一名成生。兩人少年時候起便同桌讀書,遂成為知己好友。成生家貧,生活飲食全靠周生接濟,加上年紀比周生小,於是拜周生為兄長,認周妻為大嫂,兩家人經常竄門,親若一家。

不久,周妻生子,產後暴卒,周生續娶王氏為妻,由於王氏年輕貌美,成生守禮自重,為避嫌疑,去往周生家的次數漸漸減少。

這一日王氏弟弟前來走親戚,剛好成生也在,大伙聚在一起,正擺上酒席準備吃飯,忽有僕人來報:周府家奴被縣太爺重打了一頓。

事情的起因是這樣的:黃老爺家的牛倌縱牛踩壞了周府家的莊稼,周府家奴上去理論,兩邊你看我不順眼,我看你不舒服,最後鬧到了公堂。

由於黃老爺退休前乃吏部天官,縣太爺徇私偏袒,不問是非對錯,直接將周府家奴亂棍責打,逐出衙門。

周生弄清事情始末,大怒,罵道:「姓黃的放豬娃,欺人太甚。想當初他祖上不過我家一奴才,如今飛黃騰達,便敢目中無人了嗎?不行,我要去找他算賬。」

成生勸道:「如今這世界,豺狼橫行,黑白不分,當官的個個衣冠楚楚,人面獸心,比強盜還不如。哥哥這一去,不過以卵擊石,何必自討沒趣?」

周生道:「話雖如此,但這口氣無論如何也嚥不下去,說不得,我得去找官老爺理論。縣令乃朝廷命官,理應為民做主,豈能成天跟狗一樣汪汪吠叫,只知替權貴賣命?我這去縣衙告黃家一狀,看縣令怎麼處置。」

眾僕人都道:「正該這樣。走,告狀去,告狀去。」

成生苦苦勸阻,周生一意孤行,根本聽不進去,親自寫好狀紙,狀告黃老爺橫行鄉里,為惡不法。縣令早給黃老爺收買,接到狀紙,看也不看,直接扯得粉碎,命左右將周生關入大牢。湊巧大牢中關押有三名大盜,縣令與黃老爺一合計,暗中威逼利誘,唆使大盜栽贓陷害,污蔑周生為盜賊同黨,藉機革除周生秀才功名,百般折磨。

成生聞訊,前來牢中探望,周生後悔莫及。成生勸慰道:「事已至此,官官相護,要想討還公道,只有豁出性命,上京城告御狀。」

周生歎氣道:「可我身陷牢籠,不得自由,如何告御狀?我雖有一名弟弟,但性格柔弱,難成大器,唯一能做的就是每天來牢中給我送飯,根本不能指望他啊。」

成生道:「大哥有難,兄弟我責無旁貸。你放心,我替你進京面聖,定要還大哥清白。」言畢,獨自北上皇城。

到了京都,成生才得知皇帝身居深宮內院,普通百姓根本無緣求見。無奈下轉而求其次,親自去各部門伸冤,孰料京城官員,或多或少都與黃老爺有關聯,不是舊日同事,就是門生故吏,誰也不肯受理案情。成生連連碰壁,盤纏用完,只得在京城四處流浪,苦苦等候機會。

過了十個月,終於等到皇帝出宮狩獵,成生大喜,於是在皇帝老兒必經之路攔截,面陳冤屈。皇帝還算仁慈,瞭解情況後,當即命令手下部院官員重新開審。

另一邊周生身處牢獄,每日嚴刑逼供,屈打成招,不得以認罪伏法,縣令又暗中囑咐衙役,不給周生飯吃,親弟弟前來探望,亦不允許。

等到部院開庭重審,周生已餓得有氣無力,黃老爺偷偷送了幾千兩銀子賄賂主審官,替自己說情,主審官笑納了銀兩,順水推舟,決定兩邊都不得罪,將所有責任全推在縣令身上,貶去其官職,流放邊疆,判定周生無罪,當庭釋放。

經歷了此事後,周生死裡逃生,對成生愈發敬重。成生卻是心灰意懶,決定歸隱山林,尋仙求道,臨別時邀請周生同行。周生放不下人間富貴,兒女柔情,沒有答應。

成生默默不語,獨自出走深山。

自成生去後,數年不通消息,周生思念心切,派人四處尋找,踏遍幽谷寺廟,半點不見影蹤,時間一久,尋人熱情慢慢冷卻,記得成生留有一名兒子,於是悉心照料,算是報答成生昔年救命之恩。

過得八九年,成生忽然回歸故里,身著黃巾大氅,上周府登門拜訪。兩人重逢,周生見老朋友仙風道骨,喜不自禁,笑問:「賢弟這些年去了哪裡,害我好找。」

成生笑道:「閒雲野鶴,居無定所,今日相會,得見大哥身體清健如昔,可喜可賀。」

周生擺酒設宴,說道:「賢弟既已歸來,以後當安分守己,身上這副道袍,也該脫下來啦。」

成生微笑不語。周生急道:「賢弟,切不可再犯糊塗。你乃有家有室之人,如何不念舊情,棄妻兒如敝屣?」

成生笑道:「大哥這話不對。此乃眾人棄我,非我棄眾人也。」

周生見他不聽勸講,也就不再言語,岔開話題,問道:「這些年賢弟在哪求道?」

成生道:「嶗山上清宮。」

飯畢,天色昏暗,兩人抵足而睡。周生睡到半夜,夢中察覺成生**壓住自己胸口,呼吸困難,忙問道「你在搞什麼名堂?」成生並不回答。

俄爾夢醒,回顧臥室,四周杳然寂靜,成生不知何時,渺然遁去矣。揉了揉揉眼睛,凝神一瞧,自己明明睡在床鋪外側,此刻竟然翻到了內側,可是那裡應該是成生睡覺的地方啊。忍不住自言自語「昨晚並沒喝醉,這鬧的是哪一出?」

拿過鏡子一照,自己面容大改,竟然變成了成生模樣,叫道:「哎呀,成生在此,我卻又在哪?」皺眉思索,終於明白原委:這肯定是成生在搗鬼,他一心想我隨他出家修仙,才用幻術戲弄,無非是欲逼得我走投無路。

想通此節,哈哈一笑,走進臥室去找妻子商量對策,但由於自己相貌已變,妻子根本不讓他進門。

無奈下只得騎馬前去嶗山,找成生解除幻術。這一日來到嶗山腳下,路遇一道人,跟他打探消息「道長,聽說過成生此人嗎?」

道士笑道:「似乎聽說過,他好像在上清宮修行。」

再過一陣,又路遇一昔日同窗,那人上前打招呼:「成兄,多日不見,聽說你登山拜道求仙,怎麼仍然遊戲紅塵?」

周生忙道:「李兄,你認錯人了。我是你老朋友周生啊。」說著將親身遭遇簡略描述一遍。

那人笑道:「原來如此,對了周兄,你怎麼來到嶗山了?」

周生道:「我找成生啊,你見過他嗎?」

那人道:「嗯,聽你這麼一講,我記起來了。剛才有一個人變成了你的模樣,上山而去,想必就是成生。他剛離去不久,應該追得上。」

周生趕緊道謝,二話不說,急忙上山追趕。走了一段路程,見一小道童坐於路旁,上前問話「童兒,見過成生道長嗎?」

道童笑道:「成道長,那是我師父。你要找他是不是,跟我來吧。」當先領路,大踏步急轉而行,卻是下山,並非去往上清宮。

如此不停奔走,所過處道路崎嶇,連走了三天,來到一處地方,其時已是初冬,天氣漸漸寒冷,此地卻是百花齊放,撲鼻儘是花香。童兒將周生引入一間大殿,成生出來迎接,擺上酒宴,席間飛禽走獸環伺在側,膽子都很大,也不畏懼生人,時不時輕輕鳴叫,聲如樂曲,悠揚動聽,偶爾間還跳到桌上遊玩。

周生心中暗暗驚訝,但仍是留戀紅塵,不願久待。飲完酒,殿中大地上有兩個蒲團,成生請周生在蒲團坐下,一直坐到二更天,萬籟俱寂,周生漸覺疲睏,打了一個盹,迷迷糊糊中隱約覺得自己跟成生調換了身軀,醒來時在下巴上一摸,鬍鬚數寸,重新恢復了本來容貌。

未幾天亮,周生起身告辭,成生道:「我送大哥回家,請大哥閉上眼睛。」

周生依言閉眼,只聽得成生說道:「我已經替大哥打點好行囊,咱們這便啟程吧。」手指一條岔道,道:「此乃捷徑,大哥緊跟在小弟身後,可別走丟了。」兩人踏上岔道,邁步如飛,過了不到半盞茶時間,周生便已回歸府邸。

來到門前,只見府門緊閉,周生邀請成生一同進去,成生不肯,說道:「我在路邊等候,大哥不用管我。」

周生點點頭,伸手去敲大門,卻遲遲沒人回應,成生笑道:「大哥,不用再敲了,嫂夫人此刻正銷魂快樂,哪有功夫搭理你。你從牆壁上穿進去吧。」

周生搖頭道:「牆壁堅硬,怎能穿行?」

成生笑道:「試一試又何妨?」

周生依言試探,只一下,便穿牆而過,進入內院。來到妻子臥室邊,忽聽得裡面嬌聲細語,喘息呻-吟,忙戳破窗紙,探頭查看,只見妻子王氏赤身**,正與僕人偷情呢。

周生怒不可遏,想要進屋捉姦,又怕勢單力弱,不是姦夫淫婦對手,只得返回門外,請成生幫忙。

成生一口答允,拔劍而出,兩人一同踢開臥室房門,進屋懲凶。

僕人一見利劍,拔腿欲跑,被成生手起劍落,一劍砍下胳膊。周生捉住妻子拷問,這才得知:王氏剛剛過門時便品行不端,暗中早與僕人歡好多次。

周生氣得跺腳,一把奪過長劍,割下妻子頭顱,剖開肚腹,將腸子掛於樹枝。爾後一陣苦笑,與成生揚長而去。

忽聽得一聲雞啼,周生驀然醒轉,身在臥榻,卻是南柯一夢,忙對成生說「無緣無故做噩夢,嚇死我了。」

成生笑道:「夢裡真真真亦幻,是真是假,回去一瞧便知。」說著拿出身旁佩劍,只見劍身上血跡仍在,這又作何解釋?

周生滿腹狐疑,匆忙回歸府邸,成生手指宅門,道:「昨天我不就在此處等你的嗎?我眼下還在這裡等你,申時一過,你若不回來,我只好一個人折返。」

周生推門進入家中,只見居室蕭條,一個人影也沒有,想起弟弟住處就在附近,忙去造訪。弟弟一見周生,哭著道:「哥哥,自你離家,昨晚忽來強盜,殺死嫂嫂,剖腹挖腸,手段殘忍。我已經報了案,眼下兇手仍然逍遙法外。」

周生默不作聲,半晌歎氣道:「不用報案了,你嫂嫂紅杏出牆,是被我殺死的。對了,我兒子呢?」

弟弟命乳母將小少爺抱出,周生囑咐道:「這孩子是我跟前妻所生,眼下還不到十歲,我殺死妻子,罪孽不淺,不能再逗留此地,即刻便要離開。孩子就托付給二弟照顧了。記住:本本分分做人,凡事多忍耐,我走了。」言畢,大踏步出門而去。

從此後,周生與成生隱居深山,苦煉道法,終於參透生死,修成神仙。

另一方面,周生弟弟撫養小孩,由於為人老實,不擅長操持家業,很快就家道沒落,一貧如洗,窮得連吃飯都成問題。

這一天,周生弟弟來到書房,忽然發現桌子上留有一封書信,上面寫著「二弟親啟」四個字。

周先生心中奇怪「難道大哥回來過?」打開信封,只見裡面放著一枚數寸來長的指甲,金光閃爍,十分別緻。

周先生好奇心起,拿起指甲在硯台上輕輕敲擊,忽然間滿屋中都是金光耀眼,黑色的硯台燦燦生輝,已變成了一大塊黃金。

周先生大喜,又找來一塊銅,一塊鐵,依次用指甲敲打,毫無懸念,銅塊鐵塊也立刻變成了黃金。

有了這樣一門法寶,周先生很快就富可敵國,他飲水思源,知道指甲乃成,週二人所贈,於是悉心照料二人後代,視如己出。

往後的日子,周府黃金怎麼也用不完,老百姓紛紛相傳:這家人會點金術。

 

Author: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 

自然 健康 纖體 - 活力UP網 

轟動日本的硫辛酸 

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 

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 

小甜甜減肥的秘密 

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3 

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3

數位電動按摩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