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部落

あなたは偉大なまたは少し普通の人であってもよく、あなたの人生は、道路を滑らかに、または多くの浮き沈みを経験してきてもよいです。しかし、任意の時間は、あなたが自分の責任を忘れることができない、我々は適切に自分自身を治療する必要があります

聊齋故事-畫皮

太原王書生早起散步,路遇一女郎,懷中提著包裹匆匆急行,凝目細瞧,女郎年方二八,容貌十分俊俏,上前搭訕「大清早的,姑娘一個人蝺蝺獨行,這是要去哪裡?」

女郎道:「你一個走路的過客,又不能替旁人排憂解難,問來幹什麼?」

王書生道:「姑娘有什麼憂愁,不妨說出來聽聽,有需要在下幫忙的地方,決不推辭。」

女郎黯然道:「父母貪財,將我賣入富家作小妾,正妻嫉妒不能相容,早晚責打辱罵,我受夠了折磨,偷偷跑了出來。」

王書生道:「你準備逃往何處?」

女郎道:「逃難的女子,誰肯收留我?四海為家罷了。」

王書生道:「我家就在不遠處,姑娘如不嫌棄,想住多久就住多久。」

女郎大喜,跟著書生回府,進入一間房屋,四顧無人,問道:「公子家就一個人獨居,沒有旁人嗎?」

王書生道:「我還有一名妻子,姓陳,為人賢惠。這裡是我書房,環境幽雅,姑娘只管放心安歇,絕不會有人前來打擾。」

女郎道:「這地方很好,但我不喜歡見生人,希望公子替我保守秘密。」

王書生一口答允,那女子微微一笑,隨即寬衣解帶,一男一女纏綿歡好,不必細說。

王書生結交桃花運,暗中跟妻子吹牛「老婆,告訴你一件事,我在書房中偷偷藏了一名美人,你可不准生氣。」

陳氏皺眉道:「哪裡來的美人?可別是大戶人家的陪嫁女,快打發她離開,免得惹上麻煩。」

王書生搖頭微笑,並不答應。

這一日中午,王書生上街閒逛,偶遇一道士。道士一見書生面,愕然變色,問道:「公子,你是不是惹上不乾淨的東西了。」

王書生道:「沒有啊。」

道士道:「怎麼沒有?我看公子身上邪氣繚繞,一定是遇鬼了。」

王書生怒道:「你這道士,滿嘴胡說八道,幹嘛無緣無故損人?」

那道士搖頭道:「死期將至,尚且執迷不悟,可笑,可笑。」言畢,自顧去了。

王書生因為道士言語奇怪,暗暗起了疑心,尋思「難道我帶回來的那位美女竟然是妖怪?不可能,如此佳麗,怎麼可能是妖怪。八成是道士裝神弄鬼,借此騙錢。」

悵然回到家中,前往書房,卻發覺大白天裡房門緊閉,心中一驚,忙躡手躡腳走到窗邊偷窺,只見一猙獰女鬼坐在床沿,臉色慘綠慘綠,獠牙鋒利如刀,面容十分駭人。再看床上,不知何時鋪著一張人皮,那女鬼手拿彩筆,輕輕在人皮上描繪。過不多時,擲筆於地,拿起人皮往身上一披,頃刻間變成一位絕世美女。

王書生撞破女鬼秘密,嚇得恐懼顫慄,生怕弄出聲響暴露行蹤,趴伏於地,慢慢爬行至屋外,撒腿狂奔,去尋找道士求救。來到一處荒野,只見道士坐在一塊石頭上歇息,急忙跪倒在地,口中翻來覆去只是一句話「道長救命,道長救命。」

道士歎氣道:「你先起來,且聽我說:此女鬼雖然兇惡,但好歹也是世間生靈,她煞費苦心找到一具人皮替身,我亦不忍傷其性命。這樣吧,我將手中拂塵贈予你,回家後掛在臥室外面,必能保你平安。以後若要找我,可來青帝廟。」

王書生連聲道謝,回去後睡在妻子屋中,將拂塵掛於門牆。到了一更天,女鬼前來挑釁,見拂塵望而卻步,咬牙切齒,恨恨離去。王書生拍拍胸口,舒了口氣,忽聽得腳步聲響,那女鬼去而復返,罵道:「破道士嚇我,到嘴的食物怎能捨棄。」一把將拂塵抓落,三兩下扯得粉碎。踢門而入,將王書生按倒在床,生裂胸口,挖出心臟,囫圇嚼碎,爾後一聲大笑,揚長而去。

陳氏躲在床底,眼見丈夫慘死身側,嚎啕大哭,王書生還剩下一口氣,斷斷續續說道:「去……去青帝廟找……找道長,快……快去。」

妻子不敢抗命,忙叫來弟弟陳二郎,囑咐他迅速趕往青帝廟,請道長出山對付女鬼。

青帝廟中,道士與陳二郎見面,得知女鬼殺人,大怒不止,罵道:「好個女鬼,我不殺你,你反而猖獗作惡,哼,咱們勢不兩立。」

匆匆趕往王府,女鬼已杳然不知蹤跡,凝目四望,只見正南方有黑煙繚繞,知道是女鬼藏身之所,說道:「放心,惡鬼沒走遠。陳公子,南邊是誰家宅院?」

陳二郎道:「是我家。」

道士道:「女鬼眼下就在你家,你且悄悄回去查探,看看最近有沒有生人造訪,速來稟報。」

陳二郎領命而去,不久回來答覆「道長猜得沒錯,今天早晨,我府中有一名老婆婆前來應徵僕役,除此外,沒有別的生人。」

道士道:「這老婆婆就是女鬼。走,咱們前去制服它。」手提桃木劍,闖進陳府大院,叫道:「惡鬼,弄壞我拂塵,快賠來。」

女鬼聞言,自知不是道士對手,出屋欲逃,道士疾步趕上,手中劍揮落,一劍砍斷女鬼頭顱,那女子一聲慘叫,身化濃煙,滾滾瀰漫,道士摘下腰間葫蘆,拔塞吸煙,似長鯨吸水一般,將濃煙盡數收入瓶中。

煙霧散盡,女鬼徹底死去,屍骨無存,只留下一張新鮮人皮,眉目手足,無一不栩栩如生。道士將人皮捲起,像卷畫一般折疊,收入囊中,告辭離去。

陳氏死死拉住道士衣服,求道:「請道長慈悲,救活我相公。」

道士歎氣道:「貧道法力低微,不能起死回生,我指點娘子一條路徑:離此不遠鬧市中,有一乞丐,瘋瘋癲癲,時常臥睡於糞堆中。此人本領通玄,或許有法子救活王公子。但是他脾氣古怪,如果言語中羞辱了娘子,請務必要忍辱負重,千萬不可生氣。言盡於此,娘子好自為之。」語畢,飄然而去。

陳氏來到鬧市中,果然見一乞丐猥猥瑣瑣,鼻涕三尺,身上臭氣熏天,知道找對了人。忙近前跪倒在地,求道:「請前輩救命。」

那乞丐伸手在陳氏臉上摸了一把,笑道:「美人喜歡我嗎?」陳氏不敢掙扎,只是不停磕頭。那乞丐絲毫不理會,笑道:「丈夫死了就死了,再找一個就是,人盡可夫豈不美妙,又何必救你相公?」

陳氏不語,眼淚卻不由自主掉了下來,那乞丐無動於衷,又道:「嘿,死人怎麼救活?你當我是閻王爺嗎?」手中棍棒怒砸,在陳氏背上一通猛打。

陳氏忍痛不敢抱怨,那乞丐呸地一聲,吐出一口濃痰,腥臭撲鼻,命令道:「吞下去。」

陳氏滿臉漲紅,面有難色,但想起道士囑托,只得強忍噁心,閉眼將濃痰吞嚥吃下,只覺得胸口有一團棉花堵塞,十分難受。

那道士哈哈大笑,轉身離去,邊走邊道:「美人喜歡我,美人喜歡我。」

陳氏忙隨後追趕,來到一處破廟,那乞丐忽然憑空消失,前後搜索,不見蹤影。陳氏急得想哭,平白無端受此侮辱,又羞又愧,默默回到家中,抱起丈夫屍體,將腸子器官一一塞回相公肚中,一邊塞,一邊嚶嚶哭泣。

哭到後來,嗓子發乾,似欲嘔吐,一不小心,喉嚨裡跳出來一件物體,正好鑽進王書生腹腔,突突搏動,熱氣蒸騰,定神細瞧,卻是一顆心臟。

陳氏大喜,忙找來布片,將丈夫屍體緊緊捆綁,免得心臟從胸口跳出,漸漸地王書生傷口處熱氣瀰漫,屍體也重新恢復體溫,鼻息微弱,已能呼吸空氣。過了一宿,王書生死而復活,叫道:「恍惚若夢,似乎在鬼門關走了一趟,只是胸腹間為什麼隱隱作疼呢?」低頭凝視破-處,傷口已然結痂。

 

Author:

必安住電蚊香 

維骨力 Move Free 2 

自然 健康 纖體 - 活力UP網 

轟動日本的硫辛酸 

善存瘦身維他命新上市 

小甜甜瘦身秘方 468X60 

小甜甜減肥的秘密 

小甜甜減肥秘方 ZANTREX-3 

小甜甜減肥秘方2 ZANTREX-3

數位電動按摩棒